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爷爷》——献给一生孤独的生命过客

[复制链接]

6762

主题

6762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0604
发表于 2020-2-15 15: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爷爷》——献给一生孤独的生命过客
  

  《爷爷》——献给一生孤独的生命过客

  ——李家寻欢

  

  

    这么多年,表面上我一直怪着姑姑、姑父,甚至父母,对他们尽量少说话,仿佛彼此不是亲人而是仇者。但实际上,我不是在怪他们,而是在恨自己,恨自己灵魂中的那个东西。

  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如今,爷爷的坟头早就杂草萋萋。)只记得那是一个阳光媚人的上午,空气里散发着桔子花的甜香,桔叶叶面被照得发亮,刺人的眼睛。阳台上,我闻着芬芳,端着书,心情舒畅。

    一阵脚步声把我从遐思中惊醒。是爷爷,居然提着一个菜篮子,要去买菜。我不禁有些气:明明病了一场刚好,还要东奔西走!刚刚几个月前,一阵凶猛的病把从来不病的爷爷了。(身体健壮从来不病的人往往一病就会很重。)任何事都不肯示弱的爷爷这回在病床上呻吟了几个月。儿女们轮流照顾,或真心或假意,都表现得很积极。但我妈妈——爷爷的儿媳,却一付冷淡的样子。这就弄得几个姑姑一肚子愤怒,很以为自己吃了亏。出了院后,爷爷在我家小住了几天,就嚷着要回去。我表示反对,因为爷爷要回去的地方是一座空荡荡的大屋子,在山丘上,平时只有爷爷、奶奶,还有小姑姑一起住。一旦小姑上班,家里就只剩下了两个老人孤独相对,现在爷爷病没完全好,奶奶也已高龄,万一有什么事,不可能有能力去照顾爷爷的呀!可是我的意见是没有用的,因为我尚不能自立。而在我们家,甚至在大多数家庭中,有社会地位者的意见才是值得重视的。就这样,爷爷执意要走,小姑坚决要接,爸爸表示默许,大姑不愿作声,于是爷爷便回到了那空荡荡的屋子,并且还承担起了一日三餐的任务。也许,这正好解决了小姑姑的后顾之忧,她就可以安心上班了吧。因为小姑的独生子很早要上学,所以爷爷能黑早起来弄早餐,这无疑让小姑心花怒放。

    脚步声渐渐远去,我想叫住爷爷,可是不知怎么没开口,——人生许多事往往就是在这种不经意之间,变成了再也不能重来的过去。我当时想,我是来玩的,而且一篮菜也不会很重。现在我想,有一天我老了,我就会知道一篮菜会有多重了!

    快中午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邻居白癜风有什么不能吃的食物吗。“快去,你公公摔倒了!”我一惊,连忙向外走。以往爷爷在家里摔白癜风治疗多少钱才够倒过几次,我也对爸爸和大姑说过几次,语意中期望他们能接爷爷去家里住。因为两家平时都有人在,能够照顾老人。可是做儿子的说自己家里拥挤,而做女儿的则因为老人以前一直跟着她,感到不公平,也不愿吃这个亏。至于爷爷,一向是个犟脾气,害怕老伴会受气,所以宁死不下山。

    跑到半山腰,我看见爷爷坐在一个石阶上。他那满是皱纹的脸泛出一种异样的红,胸脯不停地起伏,喘息得很厉害,裤子上有些泥污。我心里感到害怕,叫了三轮车想送他去医院。可是爷爷一起来就拼命叫头晕,要坐下去。我只好打发车子走了。我想背爷爷回去,可是腿有残疾,背不动。这时邻居来帮忙。但爷爷仍然是一动就发晕。别人要扶他起来,他就拼命挣扎。我强把他扶到邻居背上。爷爷大口大口地喘气,不停地呻吟。看着他痛苦至极的样子,   我的心仿佛猫抓。我对自己说:快了,只要一到家,一切就好了!

    当我们把爷爷放在床时,他不但没有好转,反而骤然恶化起来。也许这就是我用强力般动他的恶果。他的身子突然出现一种强直性的反应,不时从床上坐起来,力气大得可怕,同时嘴不停在大声说着什么。我听不清楚,只知道死劲抱着他说:“公公,是我呀,我在这里,你不要怕!”他怕吗?不,其实是我怕呀!爷爷的力气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居然在一边含糊不清地大声嚷嚷着,一边和我挣扎的同时下了床。而且要推开我往外走。直到邻居和我合力把他按回床上后,他才渐渐安静。不久,大姑带着医生赶来。医生让马上送医院,但已经晚了。深夜,沉闷的、寂静的时候,爷爷终于离开了这个喜怒忧患的世界。

    走在医院里面的小径上,第一次,我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看着那些冷冷的反光,我觉得心里空虚、孤独得可怕。冷风吹动树叶,发出哗哗响声。忽然间,我明白了爷爷要说的话——他是要回“家”呀!又或者,他只是想永远睡在他自己的父母身旁!

    自从离开老家樟树后,他来到了九江。北京中科普及预防白癜风的知识在这里落户生根,成家立室,含辛茹苦地把儿女们一个个抚养长大。几十年了,他从没说过要回樟树去看一看,没想到在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时,却想着要回“家”!可见老人的一生是多么孤独呀!

    这些年来,每逢清明、冬至等日子,我都借故不去或不和亲戚们一起去为爷爷扫墓。活着时不对老人好,死后却要装模作样,何必呢!在我心里,仿佛很怪罪父母和姑姑,不愿要老人在自己家住。亲情真是比一张纸还要薄,我想。同时,我也怪爷爷奶奶自己的固执,若不是如此,意外也就不会发生了。但我知道,其实我真正要怪的,是自己。每当一想起当时的情景,我的心就痛苦得紧缩起来。……如果那天是我去买菜;如果早点通知在医院上班的姑姑,让她带医生来;如果我让爷爷一直坐着休息,不强迫地扶他起来,不去动他,也许……,他至今还在看着我笑吧!我记得,当我看书时,他总自豪地和邻居谈话,那语气好象我将来一定会出息的。

    是啊,人生如果能有那么多的“如果”就好了。可惜,无论是光阴还是生命,我们都不能让它再重来一次!

    今天,我终于提起这支沉重的笔,我要向天上的那颗孤独的灵魂说:爷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一切也许都不是这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0-2-27 08:28 , Processed in 0.10569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