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1|回复: 0

独木舟

[复制链接]

44

主题

44

帖子

1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0
发表于 2020-2-21 23: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独木舟
  原来死亡竟是那么的简单。不过一瞬间,不过一句话的事。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可以那么轻描淡写,似乎挥手间,便可灰飞烟灭。
  到现在我还不相信,这是事实。当我坐在这里的时候,他正在火葬场,他已经从这个世界的舞台上退了下去。建起一栋高楼是多么的不容易,它的坍塌却不过眨眼间。
  中午,很突然的想起给奶奶,觉得很久没给她打电话,忽然很想她,想听听她的声音,想念她那爽朗的笑声。结果那边正在通话中,很诧异,这是不常有的事情。
  过了会儿,给奶奶再次打过去,奶奶的声音里传来潮湿的感觉。她问我,怎么电话簿上没有爸爸的电话号码,她想给爸爸打电话,有事情要和爸爸说,却找不到他的人。
  我说爸爸一向不喜欢带手机,所以只要给妈妈打电话就好。又问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你小表叔出车祸了。”
  “怎么样?”我连忙问。
  奶奶似乎有些愤怒,又强压制着说道:“能怎么样?走了,还能怎样?”。
  我惊异的半天没有讲话,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空白,脑海里浮现最后一次见他的样子,微仰着额头,一脸的倔强。那是去年过年的时候,他手指夹着一根香烟,站在门边仰着头问我:“你在学校读书怎么样?是不是整天光顾着玩,不念书啊?”我笑说:“哪有!”。他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带着人的体温,手指间的那根香烟,似乎还在眼前升腾着青灰色的烟。
  奶奶在电话的那头问我爸爸的电话号码,叫我赶快联系爸爸,叫爸爸去医院看看他小表弟最后一面。又叫我在学校不要到处乱跑,走路要注意车子,要好好注意身体。
  我连忙挂了奶奶的电话,给爸爸打过去,结果没有人听,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心里一阵紧张,害怕爸爸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又急忙给妈妈打电话,也没有人接,让我坐立不安。
  给奶奶打过去,告诉她,没有人接听,她说待会儿再多打几次,打通了叫爸爸赶快到医院去,表叔人现在还在医院,她正准备出门,要赶过去。我挂了电话,耳边重复着奶奶挂电话前再一次的强调叮嘱:“不要到处乱跑,注意车子。”
  心里很诧异,奶奶这一次怎么没有以往伤心,记得多年前,舅爷爷去世,奶奶连续几个月泪眼汪汪,说起舅爷爷便眼泪直往下掉,还落下了眼疾。几年前姨奶奶过世,她也连续伤心了好几个月,头发白了大半。这一次,她似乎坦然了不少,难道经历过多次生死离别,已经习以为常了吗?或者与死亡和解了吗?
  我愣愣的看着窗外,骄阳似火,一片热闹的虫鸣。
  他,我的表叔,爸爸的小表弟,天生侏儒,长不高,记得小时候,他总喜欢摸着我的头笑着说道:“这丫头,怎么长这么高?”
  我总是笑着说道:“那是因为我每天都很认真的吃饭啊,谁让你不多吃饭呢?在过几年我可就比你还高咯!”
  我光顾着自己开心,没有注意他的表情,我想,当时他一定很伤心吧,眼看着后辈们一个个越窜越高,而他则一直在原地徘徊。。
  我还没过几年便远远超过了他,而他却再也没有长高过,停留在一米二三的距离,他不在摸着我的脑袋说我长得高了,我过了很久,还猛然发现笑容渐渐从他的脸上消失,隐退到了心底。
  他在临县居住,每次我从学校回来,看见门前的树底下,斜歪着一辆摩托车,便知道,是他来了。于是飞快的跑进屋子里去,寻找他的影子。他总是坐在奶奶的房间里,手里夹着一根烟,见我进来,身体微微后仰,笑着上下打量我一番。然后说道:“在学校,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都长瘦了。”我笑着在他身边坐下,笑着说哪有。记得他最初的笑容,很阳光很温暖。
  后来不知怎么的,门外树底下,不再常常出现他的摩托车。他来了,脸上也不再常常挂着笑容,往往待了一会儿便走。刚吃过午饭,即使焦阳似火,他也跨上他的坐骑,冲进火炉里面去。奶奶说他脾气便的古怪了,我只知道他不在夸我长得高,也不在那么爱笑啦!
  等他到了组建家庭的年龄,亲戚们起先热心的给他介绍对象,他却从没有答应,后来这件事也就渐渐放下不提。原以为他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的过下去,不想前年他忽然给家里送来了喜帖,后来我看见了他的新娘子,不漂亮,很安静的一个人。
  他在公路边做了一栋新房子,去年过年的时候和奶奶一起去看过,一栋很漂亮的小洋房。房子里的装饰简单,桌椅整齐,地面干净。大厅里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百马图,舅奶奶笑着说那是表婶绣的,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屋里不见他的影子,舅奶奶说他去上班了。奶奶笑着说:“怎么还没有过初八就开始工作了?”
  舅奶奶说:“他就是这么要强啊,别人过年就好好休息一下,他偏不,他那个人啊,这就样,倔脾气!”
  他倔脾气?我眼前浮现他抱着小表妹,一脸不知所措的小心翼翼的样子,笨拙的可爱。我想他不是倔强,是因为委屈吧!
  午后,妈妈忽然打来电话,我走到窗前,原本似火的焦阳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乌云密布,下起了雨。
  “奶奶叫我给你和爸爸打电话……”
  “我已经知道了,我待会儿就要和你爸爸一起去那儿。”
  “表叔怎么样?奶奶没有说清楚。”我多希望是我误解了奶奶的意思,那一句代表死亡的方言含义是那么模糊。
  “还能怎么样?已经转到火葬场了”妈妈无奈的叹气。
  眼前一片蓊郁的翠绿,茂盛的树林中间,突兀的冒出一条灰白的小路,渐行渐远,细雨斜斜,周围一片安静,听不见雨声。挂了电话,盯着那一片常看的风景,良久……。
  原来死亡距离我们这么近,我却一直以为,会很遥远很遥远。如果明天我将死去,今天我将怎么活?忽然发现,死亡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从出生就一直伴随 着我们到最后。也许就是因为生命有一个期限,所以才要好好地活着吧!
  “表叔,一路走好,希望下辈子,你能长成一个高个子,即使没有长成一个高个子,也要天天挂着笑容,我喜欢你的笑容,是那么阳光,那么温暖。走好!”
  文章来源:短文学网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随机推荐: 淘宝商城秒杀 天猫领优惠券 京东网上商城怎样 淘宝购物券领取 便宜楼盘相关的主题文章:

  
   
  
   
  
   ?tid=2868907&extra=
  
   #comment-101899
  
   http:  FREECOPIERSUPPORT.COM ?p=530&unapproved=580183&moderation-hash=0ade24007910d225ae40768e218ad311#comment-580183
[u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1-4-16 23:23 , Processed in 0.10457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