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5|回复: 0

岁月如水,水如年

[复制链接]

2784

主题

2784

帖子

873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736
发表于 2020-2-22 08: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岁月如水,水如年
  

  岁月如水,水如年

  ——荒原的独狼

  

  

  题记:朋友不是画,但他比画更绚丽;朋友不是歌,但他比歌更动听;朋友就是那意味深长的散文,写过昨天又期待未来……(摘自白灵)

    

    1 、

    

    “三”是我睡在上铺的“兄弟”。

    初识“三”是在费县十二中的学生宿舍。

    那日,同室的几个人忙完铺位的分配,正聚在一起商量新学年的怎么开始,只听“嘭”的一声,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沾满尘土的长发打成了卷,身上套着一件不太合体的旧运动衣,满是泥巴的军用胶鞋仿佛刚从水田里走出来,左手提着一个旧的已经发黑的红色塑料热水瓶,右手拎着一个洗的掉了色的军用挎包,几步走到床前,顺手将挎包扔到床上,自我介绍到:“我叫闫兴金,门三”闫“,兴旺的”兴“,金银的”金“,在家排行老三,大家都叫我“三”。他把“三”的儿化音说的很长,头上的长发随着声音一甩,的确很象《三毛流浪记》中的三毛。从此也就认识了“三”。

    “三”是个苦孩子,父母去世的很早,有一个懦弱的哥哥,一个不太招人喜欢的嫂子,剩下的就是相依为命的妹妹了。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认识“三”那天,他刚从水田里接到入学通知书,匆匆忙忙赶过来的。

    或许是他比我们大那么一点点,也或许他从小就充当妹妹保护伞的缘故,在我们这帮小兄弟中,自然也就成了大哥。

    

    2 、

    

    中学时期的我,身体很弱,“三”对我的照顾也就更多一些。记得当年体育课50米的测试,我居然都要用接近20秒的时间,被老师责骂和同学们的嘲讽自然也就难免了。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夏日,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的冲过终点,我的心也便和酸痛的腿一起坠落了下来。转回头去,只有“三”还在亦步亦趋的跟在我的后面。

    放在平时,别说是50米,就是100 米,“三”也早该过了终点,他只不过是担心我这个小兄弟罢了。罚站是免不了的,北国夏日的艳阳泻火似的炙烤着场,“三”站在我的侧后方,用他的身体遮挡着的一丝荫凉投射在我的身上。咸咸的汗水伴随着泪水从我的脸上一滴滴的滑落。那个晴丽的艳阳啊!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三”对我100 米的强制锻炼是少不了的。“三”,你知道吗?现在的我,在每次体检中已经是单位身体素质最好的人了。

    

    3 、

    

    中学时光对现在的孩子来说,应该是最美好的季节了,而我的中学时代却是那么的枯燥乏味。从太阳还没有露头到繁星缀满夜空,一天多达十三节课,就是周六也要等到下午的两节课结束才能放松一下。偶尔能看场露天电影就是哪个年代最好的娱乐活动了。

    娱乐久了,也就乐极生悲。在一个伸手能见五指,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伸手能见六指的月夜,我被镇上小混混堵在了回校的路上。

    “小秀才,借点钱花花。”小混混双手抱在胸前,嘴上斜叼着的香烟鬼火般明明暗暗。

    “钱!……没……没有啊!”我懦懦的说。回想起来,平生第一次遇到抢劫的我,当时已经吓的魂飞魄散了。

    “没钱还敢在这条街上走?”小混混熟练的掸着烟灰,一口臭烘烘的烟气吐到我的脸上。

    “真的没钱哦!”

    “找死啊!”小混混恶狠狠的咒骂着,右手的小指,和那上面多出来的暂且称之为指头的东西组成了一个丑陋的丫杈,指点着我的额头。

    “钱是没有,我给你画一张吧。”身后传来一句熟悉却又戏谑的声音。回过头来,果真是救苦救难的“三”。

    钱是没被抢走,我和“三”的那顿打是少不了的。

    

    4 、

    

    “三”是个很有“歪才”的人。偶尔就会有那么几个变成“豆腐块”的铅字出现在报纸上。我到不是佩服他那几个变成铅字的“豆腐块”,让我佩服的是他用当时流行的电影名称对学校生活的调侃。比如:语文课——《老北京的叙说》,英语课——《哑姑》,地理课——《南征北战》,老师来了——《这里黎明静悄悄》,记分册上——《第十个弹孔》、《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等等……

    等等!

    直到现在,我还是怀疑这个家伙肯定是背着我偷看了很多的露天电影。

    风言风语很快就传到了老师们的耳朵里。终于被班主任抓到一个机会,把“三”扔到场上跑圈。用班主任的话来说:“我就是要把这个《辛德勒名单》上的《哑姑》扔到场上去完成他的《南征北战》!”

    同学们一阵哄堂大笑后,“三白癜风治疗患者要有三心”从此也就真正成了学校的“名人”,用他的话来讲:我不能在学校的历史上流芳百世,起码也能遗臭N 年吧。

    说归说,笑归笑,三的功课还是很好的。

    

    5 、

    

    父亲是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从记事开始,我的生活大多是在学校里度过的,也就因此接触了更多的学校生涯。

    记得年长的“师兄”们常常说起我幼年的生活,三两岁的时候就喜欢站在父亲的办公桌上,用稚嫩的小手握住窗棱看场上的世界。等到大了一些的时候,便喜欢坐在教室的后排听父亲讲课,其中最“溴”的莫过于喜欢看漂亮的女孩子了,只要“师姐”们伸出手来,我要她们抱的,肯定是班级上最漂亮的女生。

    也许是这个原因罢,我从小就知道怎么讨女孩子们的欢心。

    用农村的俗话来说:从小看到老。也就是说,从一个人小时候的表现,就可以预测到后来的发展方向。

    我把这种“好色”的“优良传统”也带到了后来的学校生涯,无奈我比同龄的孩子早读了两年书,就连班级上最小的女孩子也要大我两岁,我自然也就成了班级女生的小弟弟亦或“开心宝贝”。在她们那里,我能享受到更多的优待。

    在那个刚刚开放的年代,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还是有的,而我却可以和同班的女生“勾肩搭背”而不为同学和老师们的非议,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也就是这个“奇迹”,让我成了男女生之间私密交流的最好渠道,想和哪个女生私密交往,对不起,必定是要经过我这个渠道的。很好,想交往的肯定要先贿赂我。少男少女们的春意萌动,在三年的时光,让我和“三”吃到了很多5 分钱一根的雪糕。

    “三”的初恋也就在我的协助下开始了。

    

    6 、

    

    在生活中,“三”是一个开朗的人,在和女孩子们的交往中却是那么的腼腆。

    暑假中的农村孩子是要当半个大人来用的,特别是在多雨的麦收季节,邀上三五同学或七八知己来帮忙是免不了的。我们这帮半大小子自然也就成了“抢手货”。

    我是不能干什么农活的,顶多也就打打下手。多年的农忙,让“三”的身手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大人。父亲也希望我能在锻炼中强健一下身体,我也自然愿意随着“三”天天转战于各个同学家的麦田。

    好不容易轮到“三”暗恋的女孩家,他也就格外的卖命,看到“三”身后到下的一片片金黄的麦子,“三”的心也就如那丰收般的喜悦。

    麦收过后,最惬意的莫过于坐在路旁树下享受少有的荫凉。

    “喝点水吧!”“三”暗恋的那个女孩子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顺势坐在“三”的身边。

    “谢谢……谢谢!”从来没有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子有这么接近的机会,“三”已经满脸通红,平日里的开朗早已丢到了九天云外,连一句流利的话也说不出来。

    我的心里一阵好笑,知趣的躲到一边。

    那个女生早就从我的几次暗示中知道,自己已经被“三”暗恋很久。

    “这水真好喝!”“三”憋了很久,终于找出一个不是话题的话题。

    “是吗?”女孩子笑了一下。

    “是啊!你家的水就是好喝!”“三”的脸更红了,汗水似乎比他在田间在挥镰劳作的时候更多了。

    女孩子开始沉默,“三”也开始沉默,接着就是更长久的沉默。

    女孩子坐了一会,便晒晒的走开,和更多的同学说话去了。

    “三”的眼睛开始变的忧郁起来,特别是那个女孩和我们的另一个高年级男同学的大声的笑,亲昵的调侃。是个傻瓜都能看的出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三”的眼神更加的忧郁。

    离开女同学的家,我和“三”躺在河边的沙滩上静静的看着天空的云来云往。

    “三”猛的跳起来,折断一根高处的树枝,在河滩上狠狠的写下一句话:“I love she,and she ?”然后无力的躺在我的身边。

    那行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在夏日艳阳的照射下也就很快变的更加苍白。

    “三”的心很冷,我的心也很冷。

    “三”那青涩的初恋就在我们这个毫无创意的策划下结束了。

    从此很少从“三”的嘴里听说哪个女孩子漂亮了,我的心中充满了涩涩的忧郁。

    哎!傻傻的“三”啊!

    

    7 、

    

    三年的初中生涯很快过去了,我去了临沂,“三”去了费县二中;再后来,我到了北京,“三”去长春读的大学,相聚的日子也就越来越少了。

    最后一次见“三”,是他大二寒假回家的那次。

    那天,我正在收拾我的小窝,猛然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小同志,借点钱花花!”

    “钱没有,我还是给你画一张吧!”我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是“三”来了。

    “看我带谁来了?”“三”接过我手里书本放到桌子上。

    转过头来,在“三”的身边站这一个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孩,一只手很自然的拉着“三”的手,一只手捂住嘴窃笑。

    不用说,肯定是我未来的嫂子。

    “你们一黑一白到是挺得益彰啊!”我故做色咪咪的看着我未来的嫂子。

    “俩兄弟,一对色狼。”

    哎!我这未来嫂子的嘴可够狠的。

    “色狼不敢当,色仙都是考虑过,可是不管怎么用心修炼,还是比不上我的“三”哥了,要不然,我怎么至今还是孤家寡人呢!”我坏坏的瞅瞅“三”,再调侃一下未来的嫂子。

    我那未来嫂子的脸更红了,只是更加贴近了“三”的身边,从她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三”是没有少在她面前说我的“坏话”。

    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在我心中蕴藏了很多年的忧郁也就释然了汇聚中西治疗白癜风疾病的医院。

    

    8 、

    

    天的酒喝的很多,话说的也就多,一杯酒一句话,一句话一杯酒,满脸的绯红,少年的意志风发,从中学到大学,治疗白癜风要摆正心态再到未来,凡是哪个年代的话题,我们没有不说的,“三”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从“三”的嘴里,我知道他是不会再回来了,心里的悲凉也就完全化做了桌上那苦辣辣的老酒。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也没有不分别的朋友,我紧紧的抱住“三”。我知道,一旦分开,也许就是永久的分别,“三”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1-4-16 23:41 , Processed in 0.10014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