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4755 24755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回复: 0

第841章 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
发表于 2021-9-4 09: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841章 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一抹凛然而立的身影已立于门外,且阴森的视线如毒蛇般紧凝着楼湛,语气相当不屑:“就凭你?”
猝不及防之下,房门被人洞开,楼湛本还挂着无谓的笑意也在瞬间收敛。
此时让他心惊的是,有人靠近包房周围,而他竟然没有半点察觉!
如此说来,对方的身手必然是在他之上!
而当他目光如炬的看向门扉,不由得眯起眸子望着一脸肃杀且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时,拧眉冷声问道:“来者何人?”
这是楼湛第一次见到凰胤玄,而且令他惊讶的是,此人他不曾相识,但很显然他来者不善,那一句‘就凭你’应该也是指的他方才对筱雪所说的话!
难不成,他们二人认识!
楼湛思绪起伏不迭,视线也开始在筱雪和凰胤玄的身上来回巡视。
在他开口询问之后,凰胤玄则缓步踏入包房,冷厉的眼光一瞬不瞬的睇着楼湛,薄唇边带动胡须微哂,“你,不配知道!”
彼时,最为惊讶的,当属筱雪。
她从未想过,某一天她一个人面对所有问题之际,竟然还会有人为了她而骤然现身。
眼下,她除了不知所措的望着凰胤玄,心绪迷惘,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凰胤玄的出现,就如同在阴雨天气中透过云彩折射出的一抹阳光,仿佛将她心头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
也让筱雪瞬间感觉到被关心被呵护的重要感。
凰胤玄,怎么会是你!
明明她一直期盼的一切,是希望在另一个人身上体会到,可惜,世事弄人!
凰胤玄冷厉的态度,令楼湛不由得紧蹙眉宇,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凰胤玄身上不善的气息。
而且,他的出现过于突然,也让楼湛没有半点防备。
这一点,也足够说明,此人绝非善类!他的功夫,恐怕是在自己之上。
虽然从未见过凰胤玄,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楼湛,很快就发觉到筱雪对于这人的重要性。
忽然间,他感觉事情似乎有趣了许多,凰胤璃是否知道此人的存在?!
不管楼湛此时心里的想法几多,凰胤玄沉稳的脚步早已经在他的思忖中,走到了筱雪的身边。
而近距离的探视之下,筱雪才注意到他的右臂已经安稳的垂荡在他的身侧。
以至于完好无损的凰胤玄,整个人的气魄更加凌厉威严了不少。
或许正是出身皇族的高华,所以他如此凌人的气势,在略显虚柔的楼湛面前,瞬间秒了他于无形。
凰胤玄站在筱雪的身侧,视线上上下下的将她看了一遍,待察觉到她没有半分受损时,似乎气息微微收敛几许,而后旁若无人的说道:“说完了吗?”
筱雪坐在一侧,呆愣愣的抬眸看着凰胤玄,听见他的问话,筱雪迷迷糊糊的点头。
见此,凰胤玄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她的手臂将她拉倒自己身边,同时语气中带着少许的苛责,边往外走边说道:“以后若要出门,记得跟我说一声!如果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就不必见了!多说无益,还不如留在房间里好好养身子!”
此时的凰胤玄是霸道强势的,也不管筱雪心里对他到底存有什么样的态度,总之在楼湛河南周口医院牛皮癣治疗要多少钱冷意潜藏的眼眸中,凰胤玄说的话明显意有所指。
很快,当楼湛发觉二人很快就要离开厢房时,才瞬间清醒,不由得站起身,在凰胤玄的身后开腔,“阁下此举,似乎不太合适吧!”
不可否认,凰胤玄的出现,给了楼湛相当大的威胁和压迫感。
此人身上的冷厉气息,堪比凰胤尘。
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人从未出现在大众眼前,所以他对筱雪这样的态度,更加值得怀疑!
闻声,凰胤玄本已经踏出门扉的脚步瞬间顿在原地,拉着筱雪的手掌微微一紧,随后目光更加冷鸷,唇角讪笑,转身回眸,道:“合不合适,我说了算!就凭你,还没资格指点于我!
楼湛,若是你对她有任何心思,我劝你尽早收回!否则,后果你可能承担不了!”
凰胤玄不乏威胁的语气,丝毫不给楼湛半分面子。
哪怕他此时和筱雪并未有过多亲昵的举动,但是任谁也看得出,他的掌控欲和占有欲是何等的明显。
这一点,让楼湛心里失衡,同时面色上也渐渐闪现一抹嘲讽。
而后,他便反唇相讥,道:“哦?你怎知我对她有心思?若是这样说,那阁下的心思,是否也可以收回?”
“呵!”凰胤玄阴冷的视线深邃厉然,在听到楼湛如此挑衅的口吻,骤然间一声低笑传出,而后在筱雪还愣愣的望着他侧脸之际,他却倏地松开了她的手腕。
本已经顿在原地的身影竟再次折返,周身的气势更加凛厉了几分。
同时,随着他低笑之后,便再次听到,“楼湛,若你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个弑兄仇父之人,那你大可以继续你的计划!
但你给我记住,想要动她,先过了我这关!”
在凰胤玄对着楼湛摆明态度的同时,他的身影也走回到饭桌前,面对着正襟危坐的楼湛,电光火石之间,他的掌心缓缓贴放在桌案上。
继而话落,桌案便在他的掌心下,开始传出嘶嘶的声音。
楼湛面色突变,正作势要起身时,偌大的檀木饭桌瞬间四分五裂,碎末飘飞,沾满了楼湛的衣袂。
凰胤玄的内力到底达到了何等地步,筱雪无心探查。
而楼湛惊讶的是,他竟然能够不动声色的将硬度十足的檀木桌化为碎末,这……
更遑论,他刚才所说的弑兄仇父的事,天下间没有几人知道!
这人,定当不可小觑!
此时此刻,筱雪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或者是表情来面对凰胤玄。
他和楼湛之间的对峙,她清楚知道是因为自己。
可是,其实他完全没必要如此!
因为,他有足够的理由将自己置身事外,她南夏国的事情,他何必要露面?!
其实,筱雪内心深处虽能够明白少许,可是逃避的心里又让她不想要去面对。
天下间,已经有一个为情所困的夏筱雪,她太了解那种滋味,所以更不能将凰胤玄也变成第二个‘她’!
“表兄,回吧!”
筱雪很快就踱步到凰胤玄的身边,望着一地狼藉的桌案碎末以及全盘掉落在地的糕点。
她也早已没有任何心思去顾及楼湛,一个能够同时跟母皇以及她其他姐妹翻云覆雨的男人,她不敢想象他的手段和心思到底会如何暗害别人。
闻言,凰胤玄周身的气势瞬间收敛,随即以清浅低柔的目光睨着筱雪,语气也变得缓和不少,轻轻点头,道:“好!走吧!”
他对筱雪的言听计从,是毫无理由的。
哪怕此时楼湛微眯的眼神已经噙满了冷意和狐疑,但他依旧故我,仿佛在他眼中,楼湛就如同不值一提的蝼蚁般低微。
在凰胤玄再次拉着筱雪离开的身影中,楼湛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二人没有看到的是,他眼眸内精光四溢,且暗含杀气,以至于在他们离开之后,楼湛整个人呆在包房内,足足一个时辰没有动换分毫。
不多时,当那名被筱雪所怀疑的女掌柜小心翼翼的站在门边时,偷偷望了一眼之际,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随即便清浅的说道:“这……主子,你没事吧!”
闻声,楼湛依旧一动不动。
只不过他仿佛凝滞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后缓慢的抬眸看向女掌柜,眼眸一眯,道:“我要知道那个人的身份!立刻!”
“是是是,属下这就去查!”
这一瞬间,女掌柜对楼湛的表现再没有任何谄媚或者爱慕,反而呈现出诚惶诚恐的神色。特别是楼湛指尖仍旧捏着的糕点被他瞬间握在掌心时,扑簌簌的碎末掉落在他的衣摆上,这场面也让女掌柜吓得脸颊煞白!
待女掌柜匆忙离开之后,包房内狼藉的场面令楼湛嫌恶的皱眉,掸了掸衣袂上的碎屑,第四章 无力回天的陈家太爷,冷笑低喃,“夏筱雪,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儿童牛皮癣常见的症状图片居安酒楼
当筱雪和凰胤玄的关系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时,苏苓和凰老三依旧在火热且激烈的运动着。
当天色渐晚,凰老三依旧看不出任何疲色之际,苏苓却感觉自己已经被彻底榨干。
且不说别的,单单就是一句‘一针见血’的话,就足够让凰老三在软榻上干到她筋疲力竭也在所不惜!
当然,很多时候,总是有不和谐的人出现来打扰和谐的气氛。
黄昏逐渐褪去了金色辉芒,暮霭也笼罩在京城上空,居安酒楼也在这一刻,迎来了某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彼时,玉树和临风两个人你推我搡的在二层过道中扭捏,而他们身边跟随的某人,则面色相当不屑的冷眼旁观。
直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玉树和临风依旧在互相纠缠,此人也没了耐性,不禁冷冷的发问,“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还不赶快带我去见三哥!”
此人,正是从齐楚国风尘仆仆赶路而来的赫连锦瑟。
其实她的出现,是在临风的意料之中!
毕竟他之所以能够将雪莲花带回来,就是……就是从赫连锦瑟的手中给……抢回来的!
当时事出突然,而且他也分明看出了赫连郡主有意刁难,所以为了完成自家三爷的吩咐,他也没时间想太多,直接在赫连锦瑟拿出雪莲花的时候,他瞬间抢过来,继而逃命一样跑回了南夏京城。
这事,也不能怪他!
救命要紧,他害怕赫连郡主纠缠,所以才出此下策。
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追了过来。而且,时间还是如此的不恰当。
眼下,三爷和王妃正在厢房里面剧烈的运动,他要是现在去打扰,会不会直接被三爷给撕了?
他不敢想,这几天他和玉树简直就是身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再去打扰,他还活不活了?
人生,真是一场炒蛋的修行啊!
“郡主,内个……三爷现在正忙……所以……”
临风自知理亏,所以在和赫连锦瑟说话之际,语气也不乏小心翼翼的拘谨。
而他身侧的玉树则显得光明正大不少。反正做错事的又不是他!
就算赫连郡主要找人问罪,也应该问不到他的头上!
奈何,玉树刚刚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结果还没来得及暗自庆幸,就听到赫连锦瑟颐指气使的对着他说道,“三哥在忙?你骗谁呢!玉树,本郡主命令你赶紧带我去见三哥,不然若是晚了的话,本郡主定然让三哥狠狠治你的罪!”
玉树:“……”
他躺着中枪的节奏有点频繁,心好累,不能再爱了!
“这……”
玉树明显迟疑的态度,当下让赫连锦瑟勃然大怒。
她觉得,自从苏苓出现之后,她在三哥身边的地位,直线下降。
这一点,在三哥离开齐楚国的这段时间,她深有体会!
不过,在赫连锦瑟忽然间想到某件事情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一喜,第2章 他是陆谨言?,现在的所有情况都只是短暂的。
她相信,只要三哥回到齐楚国,见到那个人之后,对她一定还会如以前一样温柔!
她,可以肯定!
“好好好,你们两个竟然敢公然违抗本郡主的命令,既然如此,本郡主自己去找三哥!你们滚开!”
赫连锦瑟自持高傲,面对玉树和临风的阻拦,心里气愤,表情也更加不可一世。
而一听到她这样的话,玉树和临风不由得面面相觑。
怎么以前没发现赫连锦瑟这么招人烦呢?
要是她现在真的冲进厢房的话,那可想而知,最后受苦受难的,肯定还是他们哥俩!
“郡主……”
当玉树还想着劝说赫连锦瑟之际,眼前忽地飞过来一支马鞭,突然受袭,无奈之下玉树只能旋身躲避。
而就是这种情况下,赫连锦瑟见玉树闪身,也恰好钻空子便冲到了厢房的门口。
如此,玉树感觉自己整个人生都晦暗了。
临风,也只能站在一旁扶额叹息!
此时,赫连锦瑟的脸颊上还带着风尘仆仆的土色,转眸瞪了一眼玉树和临风,随即便收起赶路所用的马鞭,抬手直接就大力的推开房门,嘴里还喊着:“三哥,三哥你在不在?”
当她的身影没入到厢房后,玉树怔忪的转眸睇着临风,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道:“郡主怎么会来?”
临风闻此干巴巴的眨了眨眼,摸了摸自己发黑的印堂,道:“我抢雪莲花的时候,说漏了嘴!”
“你猪脑子啊?”
玉树忍不住破口大骂,随后站在门口不远处就开始来回的转圈,嘴里还不停的嘀咕,“完了!完了,你个傻叉!我要是被三爷嫁给南夏国的皇女,我一定杀了你全家!你个瘪犊子,嘴上没个把门的,现在啥情况你不知道啊!”
临风心里也是一口恶气没处发,听见玉树的低骂声,立马堂而皇之的站在他面前,呲牙咧嘴的说道:“行!你赶紧杀了我全家,我是三爷的人,我全家也包括三爷!”
玉树:“……”
尼玛啊,还能不能好好的当个兄弟了?!
另一边,当赫连锦瑟如入自家门径的推开厢房门时,敏锐的嗅觉顿时就闻到一股子陌生又绯靡的气息。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仍旧对此不禁深深的嗅了两下。
“三哥?”
赫连锦瑟缓步在厢房内踱步,循着味道正要步入内室附近时,一股力道极大的劲风突如其来般,就将她推出数米之外。
由于这劲风来的过于突然,也就直接导致了赫连锦瑟步伐紊乱的倒退,最后竟狼狈的撞到门口的墙壁上,趔趄的歪倒着身子,险些摔了个狗吃屎!
赫连锦瑟眼底浮现出戾气,但是转瞬间又隐藏的不露痕迹。
当她整个人靠着墙壁站直之后,步伐却也不敢再轻易前行,双手紧紧扣吉林治疗白癜风哪里好着身后冷硬的墙壁,耳廓一动,便听见了轻缓的步伐从内室传来。
一瞬间,她的表情也再次恢复到浅笑怡人,仿佛之前眉宇间深藏戾气儿童白癜风都有哪些症状之人,并非是她一般。
彼时,凰老三身上简单的穿着一件中衣,而肩膀上还披着褐色的锦袍。
待步履轻缓沉稳的从内室帐幔中闪现走出时,一见到赫连锦瑟,轮廓分明的俊彦微敛,眼底深处也浮现一抹不耐。
“怎么是你?”这语气,是赫连锦瑟从未听到过的生冷。
似乎难以接受般,赫连锦瑟的眼眸中郑州看银屑病多少钱划过一抹受伤的神色。继而强壮镇定的看着衣衫不整的凰老三,低声浅浅的说道:“三……三哥,难道我不能来嘛?”
凰老三闻言眼眸低垂,薄唇微侧,走到桌边径自斟满茶水,仰头豪放的一饮而尽,动作中带着狂放不羁,几乎令赫连锦瑟瞬间便呈现出痴迷的神色望着他。
待凰老三放下手中的茶杯,喉结上下滑动着撩人的弧度后,薄唇红润且带着光泽,微微哂笑:“谁,准你来的?”
顿时,赫连锦瑟的脸颊上闪现出惊慌,不禁连连摇头,道:“三哥,你别误会!是……是临风抢走了你特意送给我的雪莲花,他说要救人。我以为……我以为是王妃出了事,所以我才赶来看看!
三哥,你别生气,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我可以现在就走!”
赫连锦瑟说话的口吻似乎相当的委屈,而就在凰老三正薄唇微动想要开口时,从内室中,忽地传来一阵清脆悦耳又饱含沙哑魅惑的嗓音。
但闻,“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留郡主了,好走不送!”
这声音,这语气,无疑给赫连锦瑟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眼下,她也成功的被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走,不甘心!
不走,北京哪里治疗牛皮癣技术好又没脸!
怎么办?
情急之下,赫连锦瑟不禁转眸看着内室的帐幔,连忙问道:“是王妃吗?王妃的病情没什么大碍了吧!”
话落,第667章 博弈,内室的帐幔中很快就伸出一只素白的纤纤小手,在撩动帐幔而后慢慢现出身影时,赫连锦瑟的目光也瞬间凝滞在苏苓的脸上。
彼时,苏苓的脸蛋纷嫩红霞如含苞待放的牡丹,媚眼如丝妖娆惑人,清丽俊俏的小脸上千娇百媚,如仙女般清纯靓丽,又如妖精般妩媚动人,两种极致的美几乎同时出现在苏苓的身上,这情况……
[u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1-9-21 10:31 , Processed in 1.16470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