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4755 24755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回复: 0

第177章 联手装逼,天下无敌

[复制链接]

16

主题

16

帖子

10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2
发表于 2021-10-27 10: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77章 联手装逼,天下无敌
黑衣人干咳了一声,说:“真可惜啊,蛇妖只有一个,可我却有两个师父。”
逍遥派的一名弟子犹豫了一下,而后不安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同样的道理,内丹也只有一颗,我要是把它送给了大师父,那二师父岂不是不高兴,你说我该怎么办?”
“那你们再去……杀一只妖怪,不就解决了吗?”
“唉,我何尝不想这样,可这年头妖怪不好找啊,所以只好请各位帮忙了。”
这话一说完,黑衣人就撕下了假面具,厉声说道:“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然后你们就可以滚了!”
“你……你这是打劫!”逍遥派的弟子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眼中都冒出了火。
一名弟子气愤地说:“欺人太甚,你们这样做和强盗有什么分别!”
“轰!”黑衣人想都不想就是一拳头回敬了过去,这名弟子顿时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而后狂喷出鲜血栽倒在地,显见是受了极重的伤。
“你们是不是耳朵聋了,还要我重复刚才的话吗?”黑衣人气焰嚣张地望着剩下的几名逍遥派弟子,就像是看陷阱中的猎物。
逍遥派的弟子顿时从中听出了威胁之意,他们相互间望着对方,可谁都不敢鼓起勇气反抗。
最后一名年长的弟子叹声说道:“唉,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认栽吧。”
说完他率先拔出了长剑,同时将系在身上的包裹取下,一齐放到了地上,其他几名弟子见状也只好含恨照做了,随即低着头准备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等等,我说过让你们走了吗?”令人恐怖的威胁牛皮癣会带来哪些危害性话语声再次响起!
一听此言,逍遥派的弟子吓的魂飞魄散,察觉出新月门真要杀人灭口了!
可等到这些的弟子惊恐地回身张望时,却惊诧的发现那黑衣人看向他们的眼神是同样的惊诧与不安。
不仅是黑衣人,就连他身后的那些新月门弟子也是瞪圆了双眼,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
逍遥派的弟子愣住了,随后就明白过来,齐刷刷的回头看去,发现一名年近五旬的老者以一种任谁看了一眼后都要忍不住去痛打一顿的嚣张姿势走了过来。
刚才这些弟子都低头走路,哪曾留意到有人来了,更不会想到这名老者居然会模仿那可恶的黑衣人的口吻喝令他们留下来。
可现场谁都不会想到这名老者是变成玄阳模样的陆吾,刹那间,大家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陆吾身上,不知他有何企图。
“你是什么人?”黑衣人率先醒悟过来,厉声问道,他已经意识到来者绝非善茌,很可能是来惹事的。
陆吾咧嘴一笑,环视着众人一圈之后,方才悠悠然地开口说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哎呀,真该死!年纪大了记忆力也不好了,居然忘记了后半句怎么说了!”
现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虽然陆吾没把话说完,但大家都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这老家伙是来打劫的!
寻常型牛皮癣,头上腿上身上
黑衣人气的火冒三丈,向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还从没遇见过打劫他们的人,更何况这所谓的强盗居然还是个糟老头子!
逍遥派的弟子们也是傻了眼,新月门的人刚打劫完他们,现场就居然蹦出一个来二度打劫的人,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黑吃黑?
“算了,不说那些文绉绉的话了,当个强盗还要什么文化!”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陆吾故作夸张地说:“都给我听好了,老子要打劫!速度点,不要耽误老子回家吃饭的时间!”
新北京专治牛皮癣研究所月门的人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那为首的黑衣人面色一寒,狞笑着说:“老东西,都一把年纪了,居然敢出来打劫,活得不耐烦了吗?”
陆吾嬉笑着说:“正因为人老了手脚不灵便了,所以打劫要挑对象,不打劫你们这些没用废物,难道要去打劫各帮各派的掌门与宗主不成?”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下一刻恐怕就会大打出手,继而有人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可就在这时,一名逍遥派弟子听到陆吾话中的宗主一词,却是眼中一亮,继而失声说道:“你是……玄阳宗主!”
“呀,你认得我?”陆吾沉下了脸,心里嫌弃这家伙多嘴,导致本来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会因此变得无趣起来。
那弟子怎知陆吾的想法,他满心欢喜地说:“是啊,您老忘了吗?四年前您曾来过我们逍遥派,当时就是弟子在一旁服侍。”
他这话一说出口,逍遥派这边全都露出了笑脸,这些弟子都听掌门说过他与枯木道长之间的交情,现在飞羽门的宗主现身了,说不定枯木道长也在附近,他们还用得着担惊受怕吗?
那黑衣人听完他们的对话,顿时皱起了眉头,随后又眼露狂色,讥声说道:“我当是来了个强盗,哪知是沧州境内最没用的掌门大驾光临。唉,你放着好好的掌门不做,偏要跑到这里来当强盗,就不怕我三拳两脚打死你,让飞羽门上上下下披麻戴孝吗?”
陆吾嬉皮笑脸地说:“干嘛这样说我?掌门当久了挺乏味的,偶尔出来做回强盗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你现在不也在享受这种乐趣吗?”
“可惜我不是掌门,享受不到你这种乐趣。”黑衣人冷冷答道。
“这好办啊,你回去把你们掌门一刀砍了,不就能享受这种乐趣了?我跟你说,这很爽的!”
“混蛋,你竟敢调戏我!”
直到这个时候,新月门的人才反应了过来,敢情搞了半天,这老东西是在戏弄大家。
“妈的,原来他当强盗是假,戏弄我们是真!”
“杀了这个老不死的,让他知道侮辱我们的下场!”
这一次,无需等黑衣人发话,新月门的人就主动的提着兵器冲了上来,杀向了陆吾。
“噼里啪啦!”、“噼噼啪啪!”……
各种各样的法术攻击一股脑的朝着陆吾狂袭而来,可接下来,新月门的人眼睛都瞪圆了,这位貌不惊人的老头居然躲过了所有攻击,虽然是用种连滚带爬,非常狼狈的姿势躲了过去,可人家终究是安然无恙。
“他是走了狗屎运,还是真有深藏不露的实力?”那黑衣人看了暗自惊心,可他随即就奸笑了起来。
因为这时候,黑衣人看到陆吾在朝他发起进攻,这位宗主的攻击招数太普通了,只是挥舞着右拳猛砸过来。
但这不是重点,关键是黑衣人瞬间察觉到这只拳头中迸出的不过是气之脉轮的元气!
“妈的,你当我是吃素的啊!老子可是到达了七魄的顶层,英之脉轮的修炼高手!”
黑衣人自以为看清了对方的实力,当即狂笑起来,随后双手猛地朝天一扬,刹那之间,强劲的飓风自他双掌中呼啸而出直入苍穹。
下一刻,飓风中显现出无数闪着寒光的锋利长剑,只要这黑衣人再摆动一下双手,它们就会狂落而下,把玄阳的身体射成一个浑身是剑的刺猬!
而就在这时,陆吾出乎意料的近到了他身前,“轰”的一声,愤怒的拳头轰到了黑衣人的胸膛之上。
所有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陆吾这闪电般的速度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天底下几乎是无人能够超越!
黑衣人冷汗都流出来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连对方的身形还没看清楚就身中一拳。
他顿时万念俱灰,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却听到陆吾在身边怪叫了起来:“哎哟,好痛,好痛!我的手要脱臼了。”
此刻陆吾是一边怪叫着,一边身影急速往后退,仿佛自己的拳头打到了铁板上。
黑衣人当场懵逼,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厉害,毕竟他没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
可那些无知的师弟们却是狂喜起来,尽皆叫道:“师兄威武!师兄神勇无敌!”
更有几人尖声叫道:“杀了这个老不死的,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黑衣人哪敢大意,张眼朝“玄阳”望去,却发现对方都开始口吐白沫了。
搞了半天,原来你是个假把式啊!
黑衣人顿时飘飘然,当即将双手一挥,那些悬浮在空中的利剑立即旋转起来,剑势惊若迅雷!
每一剑都蕴含着恐怖的威力,它们笼罩在陆吾的头顶之上,将他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一旁观战的逍遥派弟子傻了眼,本来他们见到“玄阳”躲过了新月门弟子的重重攻击,以为他是胜券在握,哪知这全是假象,此刻这位宗主在黑衣人的强大法术攻击之下原形毕露了。
这些弟子紧张地看向陆吾,却见到这位没用的宗主双手紧抱着脑袋,半蹲在地上,完全是一副等死的样子!
他们不由得吓坏了,一名善良的逍遥派弟子咬牙捡起他先前丢落的长剑,准备拼死帮玄阳逃离死地了。
可接下来,就轮到新月门这边的人集体懵逼了,他们当中谁都没有想到,那些急速而落的利剑在即将挨到陆吾身体的那一刻,全都诡异的朝上转了个弯,瞬间飞入了云霄之中不见了踪影。
“活见鬼了吗?”黑衣人一脸惊恐,生平第一次看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场景,自己施展出来的法术竟然会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就在他仰头望向青空,狐疑地寻找那些失踪的利剑之时,突然一声惊雷凭空响起!
顿时,一股巨大的能浪骤然产生,将周围的空气瞬间挤压的扭曲变形,那些失踪的利剑骤然显现,在黑衣人还没回过神来时,便化作了璀璨的流星雨狂泻了下来!
眨眼间,无数把利剑贯穿了他的身体,黑衣人刚发出一声惨叫便再也叫不出声了,因为这时有一把利剑刺穿了他的咽喉。
“扑通”一声,黑衣人的尸体倒在了地上,两只眼睛睁得老大,死不瞑目!
“鬼,有鬼啊!”新月门的人吓破了胆,尽皆抱头鼠窜,恨不得爹妈再多生两条腿。
“想跑?有那么容易的事吗?”陆吾大喝一声,双手运转间,浩瀚的气流瞬间席卷开来,将这些家伙全都震倒在地,现场惨叫声一片。
旁观的逍遥派弟子瞪大了双眼,满脸震撼!
“太强了,没想到玄阳宗主有如此惊世骇俗的修为!”
“这就是魂之境界的至高修为吗?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像,好奇怪啊!”
“玄阳道长都这么厉害,那枯木道长的修为岂不是要逆天?”
看到“玄阳”神勇无敌,逍遥派的弟子全都是一展愁眉,再也不复先前的窝囊样了。
新月门的人却是惊骇到连求饶的话都不会说了,这个老头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们立即明白,就算是掌门来了也是送死的命!
就在这些家伙陷入绝望之中的时候,突然又狂喜起来,以为自己遇到了救星。
因为这时候,大家听到一牛皮癣患者在生活中要注意什么个严厉的声音当空喝道:“放肆,身为一派宗主,光天化日之下滥杀无辜,你对得起列代师尊吗?”
众人顺声望去,只见一名器宇不凡的年轻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妈呀,终于有人来救我们了!”
新月门的弟子激动不已,以为自己遇到了大慈大悲的救命王菩萨。
陆吾看了暗暗发笑,可面上却是装模作样地走上前去,委屈地有牛皮癣怎么办说:“咳咳,太师叔,这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是有苦衷的。”
什么,玄阳竟叫他太师叔?他那么的年轻,玄阳是不是老糊涂了?
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新月门的人就觉脊背一寒,头皮发麻,瞬间醒悟了过来。
能被玄阳称作太师叔的,这世上就唯有一人了,他就是枯木道人!
完了,这下子飞羽门两位至尊强者都来了,我们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帮家伙越想越怕,先前那尚未完全显露的喜悦转眼间就被恐惧取代。
此刻尹天成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一把揪着陆吾的衣领假意喝道:“混账东西,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可以恣意妄为,敢背着我残杀同道中人了吗?”
说完他朝陆吾眨眼睛,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对方配合他演戏。
哪知陆吾更夸张,银屑病的诱发原因有哪些当即鬼叫一声,仰面倒飞出数丈开来,而后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嘴里说道:“太师叔,你太无情了,怎么能一声不吭就动手打我!哎呀,胸口好痛啊,骨头都碎了!”
在场之人看到这个情形都是一头雾水,满脸错愕。
这太恐怖了一点吧,都没感觉到枯木道长有什么动作,体内也无任何的元气爆发出来,他就能无声无息的把玄阳宗主打伤了!
“好强大啊,原来枯木前辈这么厉害,难怪我们的掌门对他敬佩有加!”
逍遥派的弟子纷纷愕然,在他们看来,玄阳宗主的修为强大无比,但在自己的太师叔面前仍是不值一提,看来这世上没人有能力战胜枯木道长!
[u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1-11-29 08:02 , Processed in 1.13006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