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4755 24755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回复: 0

第37章 绝望屋游戏(3)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3

帖子

12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5
发表于 2021-10-29 09: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37章 绝望屋游戏(3)
第37章绝望屋游戏(3)
红光的瞄准意味着什么,大家立刻都猜到了。
希里斯反应很快,一手勾住宁昭昭拖拽过来,把人摁在怀里抱着跑开。
原本坐在地上观察的众人顿时慌乱失措,朝着四周躲避,生怕自己是被瞄准的下一个。
“你之前攻击我的时候反应很快,今天怎么不知道躲了?”
希里斯把她放回身后的角落里,冷眼盯着她。
宁昭昭拍了拍衣服,淡定地压住他的手臂,探脑袋出去看:“倒计时还没结束呢,它不会攻击的,别忘了这个地方的名字,绝望屋。”
绝望。
要想让他们充分感受绝望,自然是那种明知道死亡靠近,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才是最折磨的。
宁昭昭知道危险不会在这个时候来临,才没浪费力气去躲。
广播里的警告就是想制造出恐惧,让他们浪费时间在躲避上。
一群人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红外线瞄准器一移动,全都惊声吼着逃散。
眼看着时间还有最后20分钟,大家已经很难再冷静下来思考。
希里斯和宁昭昭蹲在房角,她的视线跳过其他人,仔细观察着对面那副画。
画上的少女穿着漂亮的连衣裙,抱着一只狮子狗,身后有一个看似混乱的货架,架子上摆放着不少杂物:有关在笼子里颜色古怪的动物,左上角是一扇打半开的门,透出暖光的光线,右下角是两个没有拼好的魔方。
“快去找钥匙!”
鲍德轩咆哮道,红着眼睛愤怒地看着那群逃窜的人。
“怎么找?”
崩溃的新人直接哭了起来,“潘立安的推测是错的!”
希望彻底破灭,谁都不愿意冒险,始终抱着一丝侥幸,在等待有人解开谜团。
叶燃无声无息逃到宁昭昭旁边,害怕地扯住她的衣角:“昭昭,你想到办法了吗?”
“她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
希里斯冷漠地看着他。
要不是知道宁昭昭的秘密,第一眼看到她,希里斯只会认为她是个不怎么聪明、空有皮囊的女孩。
就算是求救,也不该向她求救,好歹……她身边站着一个看起来更可靠的他。
这个叶燃好像老是故意找机会接近宁昭昭,有点奇怪。
希里斯腰背挺直,比叶燃高出半个脑袋,低着头冷眼审视他。
那双无辜的眼睛里没有慌乱,只是尤其无奈地眨了眨,低下头去看宁昭昭:“可是,其他人都不肯帮我,只有昭昭最好心。”
“呵。”
希里斯哂笑。
“还有10分钟了,愿意听下我的猜测吗?”
宁昭昭扬起微笑,看着跟前两个气场不和的男人。
“猜测?”
希里斯眯起眼睛看她。
叶燃似乎很有兴趣,使劲点头:“好啊好啊,昭昭你快说,你想到办法了吗?”
“你们看那副画,”顺着她抬起的手臂,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副诡异的画上,“歪着头看上面的分布,是不是和某个东西很像。”
“?”
叶燃一头雾水。
希里斯看了会,回答:“魔方。”
宁昭昭的手指继续在空中比划,好像在将画分割成不同的部分:“现在有两种猜测,一是,根据画中物品的位置按照9X9并排的18个格子划分,每个东西对应魔方里的一个颜色,可以确定箱子里哪些可能是有危险的。”
“第二种呢?”
叶燃好奇道。
“根据架子上物品的颜色来对应魔方的颜色,再按照魔方和箱子的对应位置找到钥匙所在。”
“照刚才的情况来看,”希里斯的食指微微弯曲,触着唇陷入思考,“已经可以确定有一个箱子是危险的,正好能排除第一个猜测。”
“第二种才是正确的吗?”
叶燃问。
希里斯瞥了他一样,面无表情:“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的分析不一定是正确的,”宁昭昭摆出为难的样子,小眉头皱在一起,“再让我想想。”
“时间不多了,”叶燃挽起袖子,手臂发颤,还努力保持镇定冲她微笑,“我去试试。”
“你这么相信她?”
希里斯眼神怪怪地盯着他看。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叶燃叹气。
宁昭昭想了想,指向其中一个箱子:“钥匙有很大可能在那里,如果根据画中那些东西的颜色,放到对应颜色的魔方位置,和刚才已经确定的2个箱子完全吻合,这么一来,钥匙应该就在那个箱子里。”
“我懂了!”
叶燃恍然大悟,激动地冲了出去,直奔目标。
“万一他死了怎么办?”
希里斯垂下脑袋看她,“你的分析有把握?”
“有一点点吧。”
“一点点是多少?”
“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点五。”
哦,原来是亿点点啊。
隔着一段距离,都能看见叶燃的手臂在发抖,脸色因为过度紧张白得像张纸。
其他逃窜的人见有人敢去冒险,纷纷停下来看他的下场。
叶燃本来想用外套先去试探一下的,但一想到上一个被毒蛇咬死的新人也这么做了,可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为了争取时间,他咬紧牙关,特别小心地将手指一点一点往里面探。
叶燃身材劲瘦,手腕又细又白,紧张的时候眉头皱在一起,将唇咬得特别地红。
他和希里斯是完全不同风格的人。
如果说希里斯是一个很难挑出缺点,完美到犹如神祗的男人,那叶燃就是个可爱阳光的邻家弟弟,他比希里斯更加真实、有亲和力。
尤其他总是看起来一副软乎乎很可爱很好欺负的样子,宁昭昭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希里斯是很完美不错,但老是一副冰雕似的耸在旁边,她感觉他的周围全是一堆冷冰冰的倒刺,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紧张到极点的叶燃额边有冷汗往下滑。
不知道宁昭昭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用纸巾轻轻给他抹了抹:“怎么样?
害怕的话就别勉强了。”
“我好像摸到维生素及咖啡对寻常型牛皮癣患者有好处吗了一个东西!”
叶燃的声音在发抖,“我先试试是什么。”
“小心试试就逝世。”
另外一头是希里斯疏冷的提醒。
叶燃浑身一抖,手停下来没有继续往前摸,眼眶湿漉漉的,像只受惊过度的小鹿,盯着希里斯怯生生地吞口水。
一旁的宁昭昭抬手拍拍治疗银屑病过程中要注意什么他的脑袋,笑道:“别怕,你都在这折腾几分钟了,要真的有东西要攻击你,也不会等到现在。”
“真的吗?”
叶燃咬了咬唇,苦笑道,“我相信你。”
说罢,他又重新打满鸡血,在箱子里一阵摸索,忽得眼睛一瞪,嘴里乌拉乌拉惨叫。
“靠,又死一个。”
鲍德轩啐道。
“怎么了怎么了?”
叶燃一叫,宁昭昭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我被拽住了,”叶燃的回答带着哭音,手在箱子里挣扎半天,又发出惊喜的呼喊,“我好像摸到了钥匙,等一下,等我挣脱开就……”
一听到钥匙,所有人屏气凝神,甚至有人走到叶燃身后,握住他的手帮忙拽。
僵持了好一会,叶燃的手猛地被拔―出,身子往后仰的同时带倒了一片人。
“昭昭,我拿到钥匙了!”
叶燃激动地举起手,一把银色的钥匙被他牢牢捏着。
他的手腕被箱体边缘磨破了皮,白皙的皮肤上是一圈红色的伤口和血珠。
“快开门。”
所有人都很激动,鲍德轩反应尤其明显,伸手就要去拿,被叶燃一把握住钥匙收回。
“钥匙是我找到的,”叶燃不高兴地说,反手把钥匙塞给宁昭昭,“再说了,我想给谁,应该由我给。”
“这……钥匙给谁还不都是一样要开门么?”
鲍德轩给气笑了,“随便你,只要你快点把门打开就行,还有3分钟了。”
宁昭昭拿到钥匙后,走到门边,把钥匙放进去一拧,门发出清脆的响声后自动打开。
“快走!”
一群人踩着倒计时最后的读数,拼命往门外挤。
叶燃怕宁昭昭被挤飞,将她往身旁一拉,自己挡在前面。
失去冷静的玩家推攘着跑了出去,门外是又一个新的房间,里面堆着很多食物和水,竟然还有一个卫生间。
“昭昭,我们也快进去吧。”
叶燃看了看倒计时,背着手想去牵宁昭昭的手,抓了个空。
转过头……发现她被希里斯直接提起来,带到了新的房间。
门“砰”一声自动关上,上锁。
希里斯去试了试,门已经不能再打开,应该是单向通行的。
角落的广播宣布这里是安全屋,墙上的倒计时有7个小时,他们可以在这里补充体力、吃东西喝水、还能去卫生间,倒计时结束后会提醒他们离开这里。
不过,这个房子依然没有窗户,给人很压抑的感觉。
“太好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新人一屁股躺在地上,随手抓起一瓶矿泉水和一袋饼干,拆开就吃,“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熬过去了,哈哈哈。”
“这些东西也许有毒。”
阮芳菲好心提醒。
新人已经暴风席卷般吃了半袋饼干和半瓶矿泉水,想吐也吐不出来,一脸惊恐地定格。
空气漂浮着压抑的死寂,最后,阮芳菲又说:“你吃了这么久了还没死,应该问题不大,这里应该真的是个安全屋。”
“昭昭,你吃什么吗?
我给你拿。”
叶燃讨好地问。
“不用了,我自己拿,你手受伤了,”宁昭昭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走到桌子跟前挑选,“有饼干、面包巧克力哎,还有矿泉水!”
“可是,真的不会有毒吗?”
还未从惊惶从平静的叶燃,始终容易受惊,连站也特意站在角落里。
“绝望屋,”冷笑一声,希里斯随手拿了一袋饼干和一瓶矿泉水,还有一个巧克力,“这个地方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让人死,而是让你……绝望的死。
毒死,是一种轻松的死法。”
言下之意,他们不会轻易死在这种“舒服”的死法之下。
连刚才被毒死的玩家,也是为了增加他们的恐惧和绝望。
宁昭昭很赞同希里斯的分析,点点头,拿了吃的找了个角落坐好。
她刚拧开矿泉水,右边有人落座,跟着左边也有人靠过来,是叶燃和希里斯。
明明……这两人刚才都找了其他地方坐的,她只是想安静一会,竟然还是逃不过!
“对了,叶燃,你怎么知道钥匙在那个箱子里?”
吃着吃着,大家似乎都放松了很多,开始讨论刚才那个屋子里发生的事。
“猜的。”
吃着东西的叶燃冷声敷衍。
经过刚才的事,他可以确定那些人是不会管自己死活的,只有宁昭昭好心。
叶燃对宁昭昭的信任感比任何人都高,他不想给她惹麻烦,故意没有说是她分析出来的。
“呵,别骗人了,我知道不是你分析的,”鲍德轩发出难听的笑声,吃着东西,却将视线停留在宁昭昭身上,“是你,对吧?
虽然当时很乱,但是他去摸箱子之前,你和他说了好一会话。”
“你当我是死的?”
希里斯优雅地喝了一口矿泉水,捏着瓶子看他,“当时我也在。”
希里斯的话让其他人多了些不确定。
相较之下,确实他看起来更靠谱。
可被关注并不是什么好事,提前量出能力的底牌还可能惹来麻烦。
“直觉告诉我不是你。”
鲍德轩毫不留情排除了希里斯,还顺带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
“刷――”
头部牛皮癣的治疗有东西飞快擦着鲍德轩的脸颊而过,没有留下伤口,但将皮肤摩擦得很痛,似乎还破了一点皮。
他震惊地抬起头,希里斯正双手抱怀,姿势优雅地靠着墙角(摆)休(造)息(型),刚才他捏在手里的矿泉水瓶不见了,此时正躺在鲍德轩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你特么拿东西扔我?”
鲍德轩握着拳头发火。
希里斯站起身,慢慢走到他身边,眼睛始终盯着鲍德轩,声音低沉一字一句道:“我在扔垃圾。”
一语双关!
鲍德轩差点被气死,握着拳头抖了半天,还是没敢出手。
身高的优势,让希里斯看起来很不好惹。
鲍德轩几乎矮希里斯一个头,身材虚胖,打起架来绝对没有胜算。
“对了,那个钥匙……”阮芳菲眼见气氛不太好,立刻转移了话题。
宁后背长牛皮癣如何治疗昭昭摊开手掌,说:“在这里。”
“这个钥匙也许之后还会有用,得留着,别弄丢了。”
都是女孩子,阮芳菲对宁昭昭的态度还不错,语气温柔,也没有故意阴阳怪气。
在旁边沉默很久的潘立安突然意识到什么,着急道:“既然钥匙之后还可能有用,是不是应该找个……能力最强的人保存啊!”
“对啊,”其他人也附和,“万一半路就死了,钥匙也来不及摘,那不是完蛋了吗?”
“那你说,谁是这里最强的?
立刻打一架?”
喝完水的叶燃用出现白斑就一定是白癜风吗手掌扇着风,把外套脱下,里面是一件纯色背心,露出他手臂上精壮的肌肉。
穿着外套还看不出来,没想到叶燃不是排骨精,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的。
在场所有人里,一看就身强力壮又耐打的……已经都站在宁昭昭旁边了。
那女孩虽然像个毫无攻击力的小兔子,可她身边的两个男人似乎都不太好惹,要真打起来也占不了上风。
“谁找到的谁收着,这是最公平的。”
“我愿意给昭昭保管。”
叶燃立即表明态度。
“那就这么决定了。”
希里斯已经累了,他直接冷漠结束这个话题,找了个角落坐下,单手支着膝盖闭目养神。
宁昭昭从衣兜里翻出一根头绳,在钥匙上挽了一个结,戴在手腕上。
新人大多不敢兴风作浪,老玩家里阮芳菲已经摆明态度,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
单靠鲍德轩和潘立安是没办法带节奏的,两人悻悻交换了个眼色,躺下养精蓄锐。
刚刚经历过恐惧,新人大部分睡不着,老玩家已经习以为常,死人什么的早就见怪不怪了,有时间休息,全都很快入睡了。
时间过的很快,广播响起提示的时候,全都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另一头的门自动打开,广播开始催促:“请在5分钟内离开安全屋。”
新人缩在老玩家后面,紧张问:“真的要出去吗?”
“你可以试试不出去会是什么下场,”鲍德轩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还活着的话,记得告诉我。”
没什么经验的新人吓得脸色一变,马上变成不说话的鹌鹑。
“走吧。”
阮芳菲第一个带头往外走,出去前,还顺手抓了一瓶矿泉水。
还没踏出去,房间里响起刺耳的警报。
“食物和水不可带离安全屋之外。”
“敲,这都知道。”
有人小声感叹。
阮芳菲不甘心地看了眼手里的东西,倒着退回去,把水放下后离开了安全屋。
警报停止,大家一个接一个往外走,特别小心地打量着新房间的情况。
角落里依然有一个倒计时显示器,这个房间给出的时间比之前更多,有10个小时。
在他们踏进来的一刻,倒计时就已经开始了。
“这是要干什么呢?”
众人震惊。
房子里有两个单独、并排的房间,正面的落地玻璃窗被布帘遮住,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广播发出滋滋的声音,里面传出低哑又压抑着疯狂的男声:“每个人都必须年轻男子患上牛皮癣之后吃饭要注意什么呢从左侧房间找出和右侧房间不一样的东西,超时或失败者,将会被惩罚。
请根据广播的指示进行游戏,准备时间――1个小时。”
声音消失后,众人的情绪被紧张地悬了起来。
“要找出不一样的?
!”
一个叫江芸的女新人几乎快要哭出来,“万一东西很多,这要怎么找啊?”
早在规则宣布的时候,她就紧张地一直咬手,咬得手指上全是牙印。
“现在又没看到屋子里的情况,谁也不知道怎么办,当务之急,是先确定好待会进去的顺序。”
阮芳菲虽然是女孩,但一直很冷静,既不作怪,也没有挑起事端,还会主动引导他们冷静下来做好准备。
“这次就手心手背好了,”鲍德轩眼睛贼兮兮地眯起,“先选第一个去的人。”
几轮“手心手背”后,结果出来了。
希里斯是第一个挑战的,叶燃是第3个,宁昭昭是最后一个。
“昭昭,你想换吗?”
叶燃好心关照她,“最后一个难度比别人都大,我第三个,顺序还不错。”
第一个出场很容易有心理压力,也比其他人少更多观察的时间。
可最后一个出场也有着很大的风险,往往更容易发现的不同之处很可能在之前就被人都找到了,越是往后,越是难度更高。
“没关系的,”宁昭昭笑着摇头,像是一点都不担心,“我眼力劲可好了,一定可以找到的。”
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很快就要到了,所有人都站在房间外的落地玻璃旁做准备。
“待会帘布一打开,所有人都仔细观察,”阮芳菲提醒的时候,手还在比划,“我们很可能没办法看出所有异样,最好划分片区,每个人负责一块。”
“万一有人看漏了怎么办?”
鲍德轩一脸鄙夷,显然不想把希望压在别人身上。
“但是这样是效率最高的……”
“我不管,我用我自己的方法看。”
“我也是。”
鲍德轩和潘立安拒绝了阮芳菲的提议,剩下的人也没赞成。
倒计时结束。
阮芳菲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往后退了几步,保证自己可以将两个房间都收入眼底。
“请第一个玩家做好准备,”广播里传出声音,“观察时间30秒,观察结束后右侧遮帘会降下,从左侧房间的小门进去拿出和右侧房间不同的东西,限时30秒。
不用等待观察时间结束,如果提前发现不同处,可提前进入房间内完成任务。
记住,每个人只能进去一次,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
广播结束时,尾音分明带着一丝笑意。
变态又疯狂。
“你小心一点啊。”
叶燃不放心地看着希里斯,提醒。
希里斯没理他,目光幽深地盯着叶燃,最后慢慢停留到宁昭昭身上。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他问。
宁昭昭正在伸懒腰,一顿:“唔,祝你活着回来?”
嘴角隐隐抽搐,希里斯皱着眉头一边整理袖口一边走到广播指定的位置,做好准备。
一扇隐藏机械门打开,同时遮住正面玻璃的遮帘升起,两个屋子都亮起了灯。
房间看起来很像一个充满童趣的世界,有一张小床摆在角落,周围堆满了各种毛绒娃娃和玩具,灯光昏暗,房间被布置地很拥挤,却莫名有种温馨感。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温馨感只是片刻就消失了,更多是恐惧支配着所有人。
里面的东西很多,像个调皮又不爱收拾东西的小孩的房间,密密麻麻可能有上千件。
“这他妈怎么找啊?”
鲍德轩浑身发冷。
三十秒倒计时很快就会结束,别说三十秒,就算是十分钟都不一定能找出来。
“无聊的玩意。”
希里斯“啧”了一声,只看了10秒钟,单手插在裤袋里朝左侧房间打开的小门走去。
[u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1-11-29 07:45 , Processed in 1.11937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