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4755 24755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6|回复: 0

二十九叶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11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2
发表于 2022-1-7 10: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九叶
chapter29
宽敞的玻璃窗外,最后的一缕晚霞还眷恋地徘徊在云际之间,似缱绻动情的不舍,就像此刻女生眼里的情绪一般。
他无声地望着她,那双漂亮的琥珀棕色眼眸逐渐漫上雾气,被泪水浸润得越发干净脆弱。
黎冉低头扫了眼自己身上的计时器,猛然抬手推开廉晟,
“你快点走吧,记得把我刚刚说的话都告诉我爸妈。”
廉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黎冉苦笑了一下,眼含悲哀:“还有廉晟,其实我这人没那么自恋。”
“我知道你对我的喜欢并没有那么多,但是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就找下一个女朋友?留点缓冲的时间,好歹让我觉得自己还是值得被记住的。”
事到如今,再多脸红心跳觉得羞耻的话都能够肆无忌惮地说出口。
她突然能够理解那些电视剧里,每每临死之前为何总是要先哔哔一段台词才肯放手。因为真的到了那一步,是真的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开始。
黎冉闭了闭眼睛,耳边仿佛能够听见秒针的移动声,犹如死神的步伐一步步靠近。
她什么也不想说,奋力地推开廉晟:“快点走!”
话落,她又去拍霍昭的肩膀,双眸通红,“你也是,快点跑!别管我了,快点跑!”
最后一句话,她几近是撕心裂肺地吼出。娇软却又坚定的声音在偌大空旷的区域内发出回声。
一时间,廉晟和霍昭都愣了一下。
廉晟紧紧盯着黎冉,而霍昭更是诧异这生死关头,人性最为冷暖皆知的时刻,一个女生竟然还能如此大义勇敢地让他们逃命。
眼看着她下一秒就能哭出来,霍昭一个抬手,以掩耳盗铃不及迅雷之势拔掉了连在计时器上仅有的一根电线。
黎冉心中一颤,懵懵地看着红光中的倒计时停在了三十秒的位置,满脸不可置信。
“这...怎么回事?”
甫一抬头,恰巧对上霍昭有些不知如何表达的表情,大脑一片空白。
霍昭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满脸歉意。
“其实炸弹早就解除了,就算倒计时结束,也不会爆炸的。我刚刚只是想逗逗你,没想到你说得停不下来就不忍心打断了...”
黎冉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方才忍得好好的泪水顷刻间毫无征兆地往下掉。
坚强被意想不到的玩笑所打破,眼睁睁看着廉晟拆掉了她身上的计时器,全身陷入轻松的那一刻,黎冉宛若真的劫后余生一般后怕地上前抱住了他。
“呜呜呜呜呜呜这什么人啊我都快吓死了他还骗我!有没有点公德心了?廉晟,你帮我打他!他就算求我我都不会原谅他的!”
她整个人埋在男人的肩颈,声音闷闷的,委屈全面爆发,抱着他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撒着娇控诉。
廉晟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察觉到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动静,估摸着是真的被吓惨了。
他神色柔和下来:“放心,我待会帮你打。”
霍昭一听,哪还顾得着收拾工具直接站了起来,
“唉廉晟!我这至少帮你骗了点真心话出来,你就这么过河拆桥!没见过你这么...”
廉晟抬眸睨他,幽深冰冷的视线和方才的温柔判若两人。
“闭嘴。”
霍昭:......……
小丑竟是我自己:)
――
炸弹物的处理就交给了霍昭,廉晟和黄述说了点后续的事情,问清楚罗浩才前往的医院之后,就带着小姑娘一并过去处理伤口。
急诊办公室内――
“怎么回事?”
看着女生手指上的伤口,杨文秋严肃地蹙眉,一双眉眼难得面露凶色。
直到这个时候,黎冉才真的意识到,原来即便是杨文秋这般温柔的人也会在关键时刻露出如此狠戾的神色。
黎冉笑了一下,努力打破此刻略显沉重的氛围。
“没事,就不小心蹭到的。”
话落,杨文秋涂酒精的动作突的加重,疼得黎冉莫名倒吸一口冷气,“啊疼……”
杨文秋:“你还知道疼啊!想唬我,这可是枪伤!合着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是去哪里打仗了还是咋的,有多不小心才在这市中心被子弹蹭一下?”
黎冉眉心一跳,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站着的廉晟,没由来地生出一股心虚。
按理来说,既然杨文秋能够看得出来,廉晟自然而然也能轻而易举判断这是枪伤。
先前以为监控被毁了她就能随便糊弄一下,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思及此,黎冉掀起眼帘望向那个穿着军装的男人。
彼时,廉晟正从容地靠着一旁的储物柜,闻言状似不经意地抬眸,说不出喜怒的眼神不偏不倚地落在她的身上,莫名就带上了点情绪。
黎冉:“秋姨,我没事。这个...”
杨文秋干脆利落地打断她,“你别说了,廉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医院急诊送来踩踏伤者无数,都是银泰城的。我无暇顾及你们到底在进行什么任务,但是廉晟,为什么要让冉冉置于那么危险的地方?你知不知道手对于一个漫画家来说有多重要!”
黎冉看着廉晟一言不发的脸,想都没想直接起身挡在廉晟面前,将他护在自己的身后。
“秋姨,和廉晟无关,是我自己刚好在那边,他也不知道,您不能怪他!”
这个感觉很奇怪,明明知道不是在说自己,可她却觉得内心一阵酸楚,莫名地替他委屈。
廉晟没说话,看着黎冉仍旧在流血的伤口,他压下心中的烦躁心平气和地将女生重新摁回座位上。
“秋姨,您先给她处理伤口。今天的事是我的失误,让她受伤也是我的错,关于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的。”
他认错态度极好,说得一板一眼,叫人说不出一点错处。可偏偏他完全没有往黎冉方向看一眼的意思,语气冰冷的仿佛下一秒就能和她分道扬镳。
酒精的疼痛麻木了她的手指,黎冉一点也感受不到,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廉晟的身上。
后者双手抱胸,军装肃穆,英俊硬朗的脸上就患者要做的护理有哪些宛若初见时那般不带一点温情。
她眼睑轻颤,突然有点摸不着方向,更害怕他们的关系会在此刻画上句号,甚至不如初见时的那般从容和大胆。
不知从某一刻开始,黎冉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廉晟面前已经不如当初的无感和坦然。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清楚的知道,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无非就是眼前这个人在她心中的分量越来越大。
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人情世故的每一分通透,对爱来爱去的每一分豁达,都是用失望换来的。
黎冉也不例外。
明明她对喜欢或者爱的豁达已经经历了无尽失望的沉淀,却还是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轻而易举给搅散了。
――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军医院这个格外沉默的地这是牛皮癣么不痛不痒方,小时候的她因为调皮爱闹经常“光临”此地。而如今长大后,对于这个冷暖生死眨眼间的地方,她不习惯也不喜欢。
“队长,罗浩才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的精神不太正常,还需要留院观察。”
听着黄述的汇报,廉晟只淡淡地“嗯”了一声,嗓音清冷,
“派人看着。”
黎冉跟在廉晟的身后,意味深长地看着跟前一言不发只顾着往目的地走的男人。
前边,几个队员依旧在那先后发言,“今天任务算是成功结束,但陈警官那边还得商议一下关于罗浩才的后续处理情况。队长,我们早点回队里和……”
他话还没说完,黎冉听到‘早点’二字整个人都颤了一下。她沉下眼眸,并没有多大的耐心去听完他们的后话,蓦然停在原地,拉住廉晟的手腕向后一把扯住。
“你站住!”
廉晟被扯住的力道猛然停下。
他并没有回头,察觉到手腕被松开,他只倾身听着身后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下一秒,请问牛皮癣能治吗女生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完全挡住了他的去路。
她怯生生地抬起眼眸,语带猜测:“你生气了?”
生气?
廉晟第一次坦然面对了这个鲜少会出现的情绪。
是,他是生气了。但不是气她,是气自己。
正如杨文秋所说的,他怎么能将她置于那么危险的环境,她的手多么重要。
不管第几次沉下心来,只要一想到罗浩才用枪抵着她的场景,他就想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戾气丛生。
只要有一刻的偏差,她如花般脆弱的生命就会在他面前凋零。
就算别人把他说得再厉害又如何?他还是一样没能让她安然无恙。
小姑娘轻扯着他的衣袖,将将包扎过的指尖轻轻拂过他冰凉的衣料。得到他的沉默之后,黎冉的内心几乎已经默认了答案。
男人面不改色的模样虽然让她也觉得很委屈,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替自己争辩一下。
“不是,你别生气啊。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给你修手表,要不是这手表我也不至于身陷如此境地,所以不是我的错啊。”
廉晟终于看了她一眼,女生鼓着腮帮子,明明是道歉的模样,可重心却越说越远。
他蹙着眉,沉声道,“安静点。”
黎冉傲气地抬起下巴:“我不!我不说话你又不理我,你不理我今天这件事就一直过不去。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生气?再怎么说遇到这种事情应该是我生气才对吧?我都还没说呢,你……”
有焦急的病人家属走过,猝不及防地撞到了正站在过道一侧的黎冉。
廉晟二话不说将重心不稳的女生一把揽住,往自己的怀里一带。
两人靠在一起的时候,黎冉的整张脸都几乎埋在了廉晟的怀里。她微牛皮癣孕妇注意事项微抬头,冰凉的唇瓣触到他的衣襟,竟一刻也不想离开。
廉银屑病注意事项晟揽着她向后退了一步,手腕触碰到门把手的同时直接压下,将人带进门转了个圈反手压在门上。
有大手垫在脑后,隔间黑乎乎的,只能借着窗户外渗进的微弱光芒来欣赏眼前人。
大批的家属从狭窄的走廊上经过,隔间的隔音并不好,外边喧嚣的交谈声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黎冉看不清身后还有多少人,视线范围内都是关于廉晟的一切。
她只微微抬头,便能看到他上下滚动的喉结。
都说男人的喉结是脆弱的地方,尽管小说中看了无数次,漫画中自己也画了无数次,但这是黎冉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靠近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地观看一个人的喉结。
嗯,感觉还不错。
然而抱着她的男人正倾身看着门外的那群人,不知遇上了什么事,一众人堵住了廊道,正在那和医生撒泼争辩。
黑暗中,他的脸被模糊的光线一打,显得愈发硬朗。恰巧的是,门上小窗透进来的光,正好落在他的眉眼处,映亮了那双乌黑的眼睛。
她看着看着,突然像是被吸进去了一般,抬起双臂紧紧抱住廉晟的腰。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安静静地静下心来听她说话。
思及此,黎冉眉峰一挑,笑得不怀好意:
“廉晟,你担心我了?”
廉晟把人揽在怀里,闻言倒是垂下眼眸专注地看着她。瞧见她脸上意味深长的那抹笑,他下意识地靠近她,脸颊蹭着她的发顶,淡淡的“嗯”了一声。
男人的声音很轻,如果不是黎冉听得专注,几乎以为那一声是自己的错觉,虚无缥缈得不努力抓住即可从指尖轻易逝去。
见他有了松口的现象,黎冉立马见缝插针,抱着他的腰撒娇,
“廉晟,你别生气了。我承认这次是我冲动用事了,但你看现在不也好好的吗?”
听到女生的话,廉晟垂下眼睑,修长的指尖撩开她的长发,将那莹白如玉的耳垂露了出来。
不大不小的耳垂上留着浅浅的耳洞痕迹,关节型银屑病的发病因素有什么如果不仔细看,他还不知道这姑娘竟然打了耳洞。
不乖的发丝泛着棕色,与白嫩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眉眼动容,有人经过时映在他眼里的光扑朔迷离地闪着。
不知为何,看着黎冉此刻的表情,廉晟突然想到了方才在时简,在三楼的平台处,绑着炸弹的她毫无征兆地吻上他的唇。
明明那么害怕,却还想着遂着自己的心愿大胆一回,那么干脆利落,勇敢地令人移不开眼睛。
他轻轻摁住她不乖的长发,耳边依旧是女生灵动悦耳的声音。
“说起来,你还骗我说了一次真心话呢,这怎么看都是你赚了好吗?再说了我本来...”
她话还没说完,下巴被冰凉的指尖扣住猛然一抬。
黎冉怔愣在那里,看着眼前逼近的身影,剩下所有的声音都在顷刻间隐没于黑暗之中。
他的吻,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看似霸道毫无章法,但强硬中却参着一层名为温柔的色彩,莫名让人不会讨厌。
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黎冉攥着他衣服的指尖微微收拢。她的脸颊微红,柔软的唇瓣被男人轻轻厮磨着,亲密得令她有些害羞。
门外,黄述一行人说着说着,回眸时就突然发现身后的两个人不知何时不见踪影。
“人呢?”
谢长朝往挤在那明显就是想闹事的一群人看了眼,慢慢地往前走,
“可能又被医生叫回去了?”
黄述跟上他的步伐,从边侧越过正在那吵闹的人,“要不我还是去找一下吧。”
黎冉听着身后近在咫尺的声音,莫名紧张地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
廉晟哪会不知道她在躲什么,女生偏头的那一刹,他的吻毫无征兆地落在了她的耳垂上。
唇上是柔软的触感,呼吸间都是她身上好闻淡雅的清香。廉晟眸色渐深,当即箍住她的手腕一把压在门上,女生方才所有的反抗都在瞬间化为乌有。
黎冉动弹不得,咬着下唇声音极其软糯,“廉晟你……”
一想到小姑娘刚才害羞逃避的样子,廉晟没忍住俯身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意犹未尽地蹭着她细腻的肌肤。
他难得笑了笑,笑声低吟中透着喑哑和宠溺:
“你逃什么啊?”
[u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2-1-27 08:18 , Processed in 1.16050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