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回复: 0

夜话五老峰

[复制链接]

2862

主题

2862

帖子

874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742
发表于 2019-9-20 05: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话五老峰
  

  夜话五老峰

  ——芳菲四月

  

  

  夜话五老峰

  芳菲一行扎好帐篷,趁夜色未合,齐齐向山上走去,青碧的石板路油油泛着微光,两侧林木青翠欲滴,空山新雨后,山中空气清新可人,芳菲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浊气全消。

  前方的同伴已嬉闹开来,欢快的笑声洒满山野。到底年轻几岁,芳菲微微笑着,看了看身旁的静,静正与谨低声说着什么,而毅,一如既往,默默走在最后。

  雾气渐渐生起,如云似絮,层层翻滚,挂住了山,山便一抹凝白,挂住了树,树便一缕轻丝。人在雾中走,犹如穿越重重白纱,曼妙异常。

  欣悦与扬仍在前头高声谈笑。扬如螃蟹般侧身而行:“……我和我妈说,这儿有很多漂亮的未婚姑娘,我妈就让我来了,还很积极的帮我收拾东西,说:庐山是个好地方,很有情调,很浪漫,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呢。……你说呢?”欣悦看着扬,大大的眼珠转啊转的:“也许吧,我也是骗我妈说是单位出差,才溜出来的呢!”

  芳菲有些奇怪,扬虽与欣悦相谈甚欢,但心思并不在此,似乎……在说话给另一个人听呢,是谁呢?芳菲看看欣悦,小姑娘眼里虽有喜欢,却不至痴迷。芳菲突然笑了,何必管那人是谁,是谁不一样!事非关已何不乐得作壁上观。盘根究底,自寻烦恼。

  “在想什么呢?”芳菲吃了一惊,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落至最后。“在想你是不是躲在后头拣金子!”芳菲先发制人。毅一愣,呵呵一笑,并不介意:“是啊,不过金子没拣着,倒拣着一只途羔羊。”“老好人!”芳菲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未几,自己倒先笑开来。

  “芳菲,毅,快点儿,你们快来看呀!”同伴在前头兴奋的叫着,两人加快脚步赶上前,只见大伙儿正围着一棵小松树品头论足。这棵小松树长的也忒怪:上下笔直中间却如蚊香一般扁平。“这棵小树应是被大石所压,方长成这样。”大伙颔首称是。芳菲看着小树,心想:何时何人为它移开重负,这一切随着时光的流逝都已成不可考了,只觉冥冥中似有一双眼睛在默默注视着芸中治疗白癜风生大众。人与自然相比,的确过于渺小。

  雾气越来越浓,宛若仙界不小心踢翻了练乳一般,缓缓流淌下来,渐渐的。罩住了山,罩住了树,罩住了世间万物。层层云气簇拥中,人如在仙境中行。似被眼前美景所惑,大伙儿均不再喧哗,静静行走在画山丽水之间。长长的石阶矗立眼前,亘古不变的身姿诉说岁月的流逝。同行的伙伴均是登山高手,虽是山陡难攀,却也未曾落下步伐。未久,一座小亭呈现眼前。

  此时,暮色四合,似极深蓝般的夜色如帷幕一般垂下来,缓慢而又决绝的将光明拒之幕外,天地万物披上了夜的纱衣。而雾气仍然笼罩四周,仿佛用手一捧就能舀起一大勺。亭临危崖,崖边已是茫茫一片,眼力未及三尺,诡异而瑰丽。崖底的风扑面而来,似蛟龙猛兽一般,吹得人头脸生痛。芳菲一行决定就此打歇,毅与扬童心未泯,拿起电筒模仿起星球大战的场景。电筒在浓雾中射出长长的光柱,颇有几分光剑的气势。上撩、下挡、左冲、右靠,辅以几个小跳,橘黄光柱映衬四周跌荡起伏的乳白云雾,男儿英姿尽显无疑。大家儿不由一致喝彩。

  一片热闹中,芳菲见冷静一人独坐崖边,强劲的罡风如野兽扑面而来,吹动衣袖,飘飘然似正要临风而去。芳菲一路便已发现冷静那一丝若有若无沉思的目光,在芳菲的眼里,独立美丽的冷静应是快乐无忧才对:经济独立,工作体面风光,朋友都喜欢她,只要她愿意,约会可以从月初排到月尾,日日不重复。不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再怎么潇洒的人,心底总有一抹无法结痂的柔弱。芳菲约略猜到所为何事,但那又如何呢?人人都有想独处的时候,这时候,还是让她独处吧,芳菲最讨厌别人打着关心的旗子去干扰别人,烦上添烦。也许别人只是一时情绪低落,坐坐就没事了,嘘长问短,反倒惹人厌。

  夜色四合,山风四起,强悍的风充斥宇宙,在天地间自由的呼啸冲撞,挟裹着点点露珠扑面而来,顷刻之间,众人的头发、衣服均已濡湿一片。芳菲见冷静在寒风中默默的坐着,孤独的背影更显凄清寂寞,亦不觉得有些痴了,是怎样的一个人,怎样的一份情,才能有这般的深情相依呢?

  冷静下得小亭已是无事一般,芳菲不由心里暗暗喝了声彩。众人在亭边小店旁团团围坐,絮絮而谈。淡淡的烛光在风中摇曳,映衬着乳白的浓雾,别具温馨。

  芳菲觉得有些冷了,便找了一只藤椅,将自己蜷了进去,耳听着冷静闲闲的说:"我们在此无事,不若来个你问我答的游戏好了,亦好增进了解。"大伙一致赞同。"不过,大家可得老实回答才行,不许隐瞒欺骗。""那是,那是"大伙附和着开始游戏。

  大伙猜拳定先后,芳菲与冷静二人落到了最后。大伙儿有些兴奋的看着两位女孩。芳菲挑了挑眉,冷静微微一笑,不约而同伸出了手……。

  抿抿嘴,冷静好看的菱角嘴往上一翘,作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好吧,你们问吧!""就问问你的爱情观吧。""是啊,据我所知,有很多男孩喜欢你,而你却象天上的浮云一般飘忽不定,那么你到底喜欢怎样的男孩呢?""不会吧,一来就问我这么敏感的问题。"冷静有些无奈的掠掠头发,开始回答问题:"怎么说呢?爱情是每个人心底最深的渴望,每个人对爱情的解释也都不尽相同,而我,相信爱情是一种缘分,而缘分由时间控制,比方说我现在喜欢有幽默感,懂生活情趣的男孩,也许几年后,我所需要的爱情不过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小公务员了。届时他再出现,岂非刚刚好?从本质上说,我喜欢浪漫情怀:情人节的玫瑰,月夜的沙滩,水边的吉它声等等都能让我动怀。但我更在意的是心灵的沟通,灵魂的相契。"

  "但我们毕竟生活在现实生活里,过程曼妙固是一种享受,最后还得修成正果。"

  "是,所以我一直在寻找梦与现实的平衡。我的平衡感似乎不大好,到现在还没找到。但我并不在乎是否能找到,有时永远找不到也是一种幸福,胜过得到又失去。我个人认为那是最痛苦北京中科医院怎么样的事。顺便说一句,我喜欢看情书,但不会写。"

  扬微微一笑,若有所思。

  "鸵鸟!"一直蜷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听大家说话的芳菲突然接了一句。"也许是吧,不晓得是否过度贪心,我总希望身边的一切永远不会改变,能陪我至生生世世。"

  "还是鸵鸟。"芳菲笑吟吟的接口。"也不能这么说,人类对未知有天生恐惧,所以对未来有着新不如旧的感觉,很多已经死亡的感情之所以悬而未绝也是如此。"扬接口。

  "咦,你们男人不是都很喜欢喜新厌旧吗?"欣悦转着宝光四溢的眼睛,笑嘻嘻的说。

  扬有些发窘。

  “若是我便不会给对方悬而未决的机会。”芳菲闲闲的又抛了一句。

  "好了好了,我的话题就到此吧,芳菲,你说吧!"冷静见扬受窘忙打圆场.

  "啊?不会吧,这么快!"正在一旁笑犹未笑看着热闹的芳菲吓了一大跳。"快乎哉不快也!"冷静笑得有些得意。

  "我来问吧,芳菲在大伙儿的眼里是个挺吸引人的女孩,能歌善舞,气质又好,走到那都围着一圈男孩子,那么,请问,你选男朋友的标准是什么?我相信这是很多人的疑问。"芳菲开始还笑微微的连说不敢当,听得后来,一张脸已成苦瓜:"天那,可不可以饶过我?说了那我以后还要不要混那!"

  冷静卟哧一笑:"这就叫六月的债还得快。"

  "老妹,现在已经8月了!┅┅好吧,好吧,我说就是了。"芳菲眼见就要惹起众怒了,忙树白旗。

  芳菲蜷在椅中看着远方,眼神已渐渐朦胧:“怎么说呢,其实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很久,人生百年,生活好过而伴难寻,要找一个怎样的伴我想每个人的答案均不尽相同。对我来说,我期望我的伴是一个有男子汉气概的人。个性坚强且通情达理。难过的时候,有一双坚实的臂膀让我倾诉;开心的时候,有一双带笑的眼眸与我同欢。不用太英俊,不必太有钱,毋论与否,只要有一颗爱我的心,有一份对家庭的归属感就可以了。”

  “小姐你这叫就可以了,你的要求很高呢,一颗爱你的心,一份对家庭的归属感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办法,这样的好男人已经很少见了呢!”谨揶揄到。

  “是啊,我看到博物馆还比较可能找得到!”欣悦亦附和道。

  芳菲微微一笑并不吱声。

  “哎哎哎,你们别在此一唱一和的好不好!世界上还是好男人多嘛。”扬辩解道。 “唉,芳菲,前几项还好理解,不用太英俊,不必太有钱却是怎么解释呢?”冷静道。

  “太英俊容易花心,即使自己没有这份心情也会面临太多诱惑,而我自认并非美女,没有比试的本钱;往往自觉高人一等,大男人的臭脾气我受不了;有钱就更不必说了,暖饱思,又说,男人有钱容易变坏,一天到晚担心自己的老公在外面沾花惹草是件很累人的事。”〕

  芳菲话音未落,扬语气激烈的反驳道:“我觉得你的想法太偏颇了,我就认识很多有钱有权的人,他们对家庭都很好。”

  芳菲有些诧异的看着扬,不明白扬为什么反应那么激烈:“你所谓好的标准是什么呢?难道每年丢给家庭一些钱,然后诸事不管不顾就叫好吗?一个男人要有责任感,并不仅仅指金钱权势方面。对于金钱,我更欣赏夫妻双方同甘苦共患难所获得的财富。至于权势,高处不胜寒,还是少沾惹为妙。”

  扬犹有不平,“那也不能一杆子打死呀。”

  “我也没有一杠子打死呀,我只是说同等条件下我不会考虑上述三种人等。如果有人肯对我专一,人品又高尚,我自然也赞成嫁,说不公益中国爱心救助定点医院定还嫁得飞快。只是,嫁与不嫁是我的事,干卿何事!”

  冷静见气氛不对,忙接口道:“好了好了,我看芳菲也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我们就先放过她吧。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们认识也蛮久了,我一直很钦佩你的为人,我觉得你就象我哥哥一样,而且我们又同姓,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作你的妹妹?”

  正在沉思的毅有些意外,没想到冷静会在此时提出这个问题,不由一愣,待得清醒过来,连忙回答:“不不,应该说是我的荣幸才对,有你这个妹子,我很高兴。”芳菲扬了扬眉,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

  冷静满意的点点头,尖尖的菱角嘴噙住了一抹微笑。她转身问扬:“扬,你来绿野还不久,大家都不是很了解你,能对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要发表请与作者联系。

  联系方式:(Email)clyy@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0-2-23 06:52 , Processed in 0.10594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