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合肥桑拿_合肥桑拿网_合肥桑拿会所_合肥桑拿夜场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0

在阅览室里

[复制链接]

5942

主题

594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140
发表于 2019-8-24 08: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然而,然而或许…………
   
    在阅览室里
      
   
    我想我的确是有点无聊了,因为我找不到什么还值得我去做的。几本书早就看完了,而且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再去看一遍。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开着一盏日光灯,坐在一条左右摇晃的凳子上,想,到底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要不再看看书?但是鲁迅太尖酸刻薄,乔伊斯太自做深沉,维特跟斯坦连自己是否有说话的权力多怀疑…也许还有别的书,但我现在没有。要不到隔壁寝室去看几部令人作呕的电影,虽然作呕,但可以消磨时间,可是我拿不准别人是不是在看,因为不是我的电脑,我就如同维特根斯坦一样,连说话的权力都咨询白癫疯缺失。那有什么好做的,也许有吧,只是我想不出而已。
    我知道我在哪里的时候,我的身子已经坐在阅览室里。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从一个地狱走入另一个地狱的。但是当我在书架上看到一本杂志叫《中国》的时候,我却似乎明白了我此行的目的。周四还得交毛泽东思想概论的论文,也许我能够找到几篇无聊的,但对我有用的文章,或者直接找到一篇能让我完全占有的。但也说不定,因为就是连说废话的能力似乎都越来越趋同了。我随意翻着杂志,就如同我刚才随意地想着还有什么事可做时一样。
    我想我已经翻了很久,可我还是没有找到我要的文章,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要什么样的文章。我以为他老人家的思想已经有那么多人研究了,而且成果出了很多,我再想要写点什么真是不太容易。可惜老师并不这么想,他们说既然没有新观点,写写也可以提高我的认识。我就奇怪了,我的认识有没有提高,老师你怎么知道的,连我自己还不知道呢?
    我的眼睛有点累,可能是太认真看书的缘故吧。我随意的抬起头来,想要放松一下眼睛。我看到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女生,长头发,很静,面皮似乎发着一层光晕。但是我又想光晕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不是说没有超能力吗?那么,是什么呢?但是我突然又明白了,因为在我要扶一下我的眼镜想去看清楚的时候,我感到了我的眼睛有一点酸。于是我闭上眼睛,让它好好休息一会儿,可我又迫不及待地马上睁开了眼睛,这次不仅光晕没有消失,而且四周似乎都暗淡了下去。我很纳闷,我怀疑这是否真实。但是我不得不暂时放弃探索的目光,我低下头来,顺便翻了一页书,因为对面那个女生突然抬起头来,目光送了过来,像水一样,处于礼貌,因为盯着一个你不认识的女生老看并不礼貌,我低下头来了。她好象长得很美。
    说实话,我非常非常想抬起头来,在看看那个女生,因为这似乎是我这段时间里最有意义的事情了。但是出于谨慎和礼貌,我觉得礼貌很重要,我又翻了几页书后,才又像先前那样抬起头来,她还是坐在刚才的地方,依旧市那头长发首先触动我的眼睑。先前的那些光晕已经不再那么耀眼,而显得柔和了。她仿佛很认真的在查资料,因为我发现他看书的方式居然和我一样,不同的是,他似乎并没有如我一般的烦燥不安,她一直都很沉静,或者说,她给我的感觉一直都很沉静。这时候的我心里异常矛盾,一方面我希望她能够抬起头来,那样我就可以更清晰的看到她,但是另一方面呢,她若真的抬起头来,我又没有足够的胆量继续看着她,我可能出于礼貌而无赖地低下头去。但是刚才我假意去翻那几页书的时候,她似乎一直都在盯我。因为我的头虽然趴着,可我的眼睛却几乎一直都注视着她。遗憾地是,我自己并不敢肯定她是不是千真万确地在看我。我眼睛是近视450度,即便戴上眼镜依旧不能清晰地洞察一切,何况她身上还有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我真不知道我看到的是否真实。但是这真的有如此重要吗?也许在我们的眼相对时,她首先出于什么北京白癜风专业医院原因譬看白癜风到中科白癜风医院如说也是出于礼貌吧,而把头先低下去了呢?也许我只要在那一刻来到的时候,坚持实际上并不太长的一段时间,我就不用低下头去了呢/何况我是男的,而她是女的。然而一切都来不及再去想是否合理,是否妥当,因为她也许感到我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而抬起头来了。我不知道我的目光是否会让她不舒服,如果是的话,那绝不会是我愿意的,但是如今她却并没有在我的目光的凝聚下而首先低下头去,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她早已明晰我心中的小算盘吧,她的目光非常犀利,我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不由自主地先她而把头低了下来,并且如先前一般随意地翻了一页书。
    但是我还是终于忍不住第三次地抬起了两次低下去的头,并且在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已经告诉我自己,这次决不先低下头去。于是她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终于也在我的凝视下而第一次地把头先于我低了下去。我的心里一阵狂喜,有一种胜利的感觉,但心底里我其实并不清楚我为什么如此高兴,我的嘴角都在微笑着。我想如果我待会儿一狠心的话,说不准我会跟着她出去说些如今很流行的话给她听,然后问问她的名字和电话,再聊会儿别的什么。等到我回到亲事之后立刻就拨通那个号码,找到那个名字的女生,说些想她的话。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我有跟着她出去的勇气吗?
    然而现实容不得我再去多想,因为她已经站了起来,我近乎疯狂地决定跟着她出去,但是他却并没有往阅览室外面走,而是转身跟坐在她后面的一个比我高大的男生说了点什么,哪个男生就听下正在看的书,并不它放回到书架上,同她一起走了出去。我的思维似乎很慢,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明白为什么。然而刚才她坐的那个位置已经空着,没有人坐了。而我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我也就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出阅览室,回到我的寝室,寝室里居然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依旧只打开了一盏日光灯,不同的是,我换了一条好的凳子坐着。
    2003.6.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合肥桑拿网  

GMT+8, 2020-1-27 05:15 , Processed in 0.10931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